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46|回复: 40

三千里: 敦煌行(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8 23: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6月18日:

敦煌行: 1、向敦煌,向远方

终于决定要启程了,让娃娃去领略西部的荒凉与粗犷,让他的大爷爷去王洛宾放羊的草原,唱“在那遥远的地方”,让跟了我四十多年的妻子,去看敦煌的飞天姑娘。
疫期,不能总关在家里,还是要动。首席专家吴尊友对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疫情的判断,给了我信心。动中做好防。让自己的心在动中激荡。海扶推广,要走出去亮相。希望这次能够见到几个群友,也给更多的群友以青海草原河西走廊及内蒙古高原的信息。
二十多年前去过大戈壁,一望无际的祁连山下,站在公路边,听得见小草生长的声音。这次,还有那么安静么?人在大自然中,当知自己的渺小,当知道敬畏。愿此次,能够给我一种新的感悟,新的心情



附: 新疆荣儿劝过我,疫情期间,各地管理很严,她也想等孩子放假,和我们一起走河西走廊。去年我们去新疆,与荣儿有聚,老大还与她对唱过王洛宾的歌,留下美好回忆,很想和荣大侠一起看大漠日落,但只能割爱。广州小草也很担心,怕路上万一遇到问题,很麻烦。好在小草的老公草根支持,说可以出行,我们几年前去过川西,知道他的判断力。军人,胆大心细。

2020年6月18日,于重庆



(未完待续)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7: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6月19日

敦煌行:  2、娃娃的向往


准备出发,娃娃把幼儿园的书和被子带回家,已经请假,要到下学期再上学了。

街道边,他回头看了一眼幼儿园,那里有他一起疫情中复课的同学。舍不得,但有一个地方令他向往,那就是我跟他说的敦煌。

五岁的娃娃,不懂得敦煌,那天他问我,爷爷,敦煌有游乐场吗?有打枪的地方吗?我回答他,有。

这次带他出去,一定要到游乐场,要打枪。








到敦煌去。敦煌,不仅仅是莫高窟,鸣沙山,月亮泉。她是两千年前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是荒原上的中西方文明联系的中心。去看看。

关于敦煌的文字很多。公元前121年春天,匈奴人在河西走廊打了败仗,仓忙西撤,意气风发的霍去病一路追击到敦煌才勒住马缰。这是汉王朝全面反击匈奴的标志,也是这片沙海绿洲传奇航程的起点。十年之后,它被赋予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盛大辉煌,即敦煌。

1983年,国学大师季羡林在《红旗》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敦煌吐鲁番学”的论文,文中写到“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

敦煌,我心所向往,尽管二十多年前去过,希望此行能有新的收获。也希望能够给娃娃一点记忆,娃娃五岁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应该有一个开始。


旅行也是读书,是读一本无字的书。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7: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6月20日

敦煌行 : 3、经阆中、过广元


早上九点重庆出发,中午,到四川阆中服务区,娃娃吃一点薯条,卤鸡蛋。然后,大家准备吃方便面。







阆中我去过,印象最深的是四川贡院,阆中是古时候四川出举人最多的地方。贡院考试非常严格,凡有作弊者,均拉出去先打板子,再坐牢,绝不姑息。
中国科举,起源于隋朝,现在被西方广泛采用,形成西方的文官考选制度,被西方学者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


其实考试于人才选拔,是很好的方法。外国人都在用,有的国家还用得很好,是完全不允许作弊的。而我们现在的考试,花样却很多,有假考、代考、冒名顶替录取,更有什么六年级小学生在什么创新大赛上写出癌症治疗的科研论文,还获得了一等奖。科学要创新,有些方法要复古,在考试评奖上,需要严肃才行。

阆中附近有个射洪县,是陈子昂家乡,他的《登幽州台歌》是千古绝唱。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年轻时,喜欢这首诗,认为是抱负。现在来看,有一点“舍我其谁”的轻狂。不过年轻,需要这样,需要有一点狂。
陈子昂生于初唐,未见过大唐盛世,如果他知道今天,中国已走向繁荣富强,农民不再交租,人民生活幸福已超大唐,他当大声歌唱,而不再是仰天悲呛。



阆中出发,很快就到了广元。广元是武则天的家乡,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有海扶刀,医院妇科做海扶治疗的张玲医生和李洁明医生,我们在99子宫网的QQ群里认识多年。本来很想去看看,但听说广元附近的绵阳市有境外回归疫情,只能忍痛割爱。

幸好没有去,到了甘肃,一听说我们经过四川,就问下高速没有,问有没有到过绵阳,还查看了手机二维码的沿途下道记录。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7: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6月20日

敦煌行: 4、西秦岭隧道


初中上地理课,知道有个秦岭,是中国南北的地理分界线。长大后乘飞机,从天空飞过,看见秦岭的沟壑,南方郁郁葱葱,北方黄色一片,算是认识了秦岭。
遂宁吃过午餐,经兰海高速到甘肃,途经多个隧道,有一个隧道有九公里长,叫西秦岭隧道。
过隧道前,公路两边漫山遍野的松柏,让人直呼绿水青山。过了隧道,景色变了,层叠的山峦,仿佛进入一个黄色世界

想起了一首歌,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爷爷一边开车,一边说,应该是秦岭对气候有影响。秦岭挡住了南方温暖的太平洋气流,形成了四川的海洋季风气候。秦岭同时也挡住了北方的寒流和黄沙,经过上万年的积淀,形成了陕甘宁的黄土高原。
这是秦岭近距离给我上了一堂地理课。李白写《蜀道难》就是在陇南,应该是翻越这一座座山时有感。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这一座座山,也让我有感。记得汶川地震后,去看杨家山堰塞湖。到阴平古道,看见了高高的摩天岭,没有敢上去。
据说三国时期邓艾入川,也是翻摩天岭,经阴平小道,然后直取成都,灭了蜀国,建立大魏。
一座秦岭山脉,挡住的不仅是季风,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今天,仅仅是几分钟,我们就经过了秦岭,几十分钟,就从蜀国到了魏国。不得不叹服科技之力量,不得不骄傲中国之发展。高速公路,工程技术,让人与人,地与地,不再遥远。
人类命运共同体,交通是重要的前提。科学技术,又是交通的重要工具。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7: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1  

敦煌行: 5、陇南市


下午五六点钟,我们到达甘肃省陇南市,陇南位于甘肃省东南端,东接陕西,南通四川,盛产药材,号称“中国药都”。

陇南市区在一条狭长的山沟里,城区长而窄,街道两边有不少酒店。我说,要不要找人网上预定?过去我与妻子旅行,都是请99网的年轻人代订酒店,一般是汉庭,二百多元,干净方便。

二舅公说,这么多酒店,自己找,要好一点的。到底是铁路的车间主任退休,级别虽不高,吃住不能亏了自己。

大爷爷对二舅公说,老同学,看样子你还是原来的老习惯哦,追求生活质量。(他们在初中时是同学,后来大爷爷参加了高考)。

老大又对我说,我们就别麻烦年轻人了。于是妻子就下车找酒店,我们转了两圈,选了一家叫金沙的旅店。停车困难,只能停在旅店前面的街道边。(后来才知道,大爷爷有汉庭酒店的金卡,还可以打折,但是他自己一直没在意,在后来入住汉庭酒店出示身份证才知道的。)

金沙酒店位于市中心,安顿好后,出去走走,看市容整洁干净,还有一个漂亮的街心花园,供市民休闲。附近有夜市,比较热闹,这里的饮食习惯与四川已有差别,卖的多是面食与牛羊肉类。晚上我们在这里吃牛肉面皮和羊肉串,是大爷爷选择的面馆。娃娃喜欢羊肉串,说好吃,二舅公直呼吃不惯。我说旅行主要是看风景,吃要入乡随俗。二舅公不同意,说他只喜欢吃川菜。他是美食家,喜欢做菜。

陇南市管属的文县距离九寨沟不远,记得九十年代我从广元经文县去过九寨沟,途经碧口,白龙江上有很多採金砂的船。

陇南历史悠久,是秦王朝的发祥地。三国时诸葛亮在此“六出祁山”。后来魏将邓艾率兵南下,经武都,出阴平,用奇兵攻陷成都,导致蜀国灭亡。

1932年,习仲勋等人在陇南发动“两当兵变”。1935年红军突破国民党围追堵截,在这里制定了挥师陕北的战略决策。


第二天早上,为了照顾二舅公的饮食习惯,我们选择了一家卖豆浆、油条、稀饭的小店吃早餐,店主是个四川女孩,开朗热情,生意很好。

这里街道不宽,鲜花好看。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7: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1

敦煌行: 6、哈达铺


哈达铺,陇南市宕昌县的一个镇,是红军长征的一个重要地方。去年乘坐火车到新疆,站在哈达铺的站台上想,今后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1935年9月18日,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占领哈达铺。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从当地邮政代办所国民党报纸上,获得陕北有红军和根据地的消息,做出了把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北的重大决策。

我们是一早从陇南市出发,准备当晚住兰州,高速公路大约五百公里。经过宕昌县城后,有两条高速,一条是到天水,一条是到哈达铺,路牌显示有十多公里。我们果断的选择了哈达铺。

在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里,娃娃一直跟着大爷爷,看红军长征的图片和文字介绍,他更喜欢看那些陈列的武器,手枪,步枪,机关枪。馆外有坦克,飞机,大炮,这些应该是红军当时没有的东西。



后话: 本来我们想看了哈达铺就在附近再上高速,哪知道走了很多冤枉路。但是我想,我们在现代化的公路上开车,尚且要走冤枉路,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他们当有多难,难怪电视机《长征》中,林彪说毛主席老是走弓背路,要换指挥员,只不过毛主席没有生他的气,说林彪还是个孩子。

现在想起来,不胜感慨。道路是曲折的,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人生没有直路,只可能尽量少走弯路。










大爷爷带娃娃看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9 08: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1

敦煌行: 7、第一次迷路


哈达铺吃了中饭,准备去兰州,找上高速的路口。心想,哈达铺附近应该有入口。我们是从宕昌县到天水的高速路上分岔来的,返回去有十几公里。想沿国道前行,总有一个地方可以上高速。

一路往北,前方的岷县,有说是貂蝉故乡,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说的是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大家都知道,却少有人知道貂蝉是岷县人。看看有没有貂蝉故里,心里在想,还有红军翻越的雪山,长江支流岷江的源头,也该在那里吧。

我开着导航,信心满满。可是走了十几公里,未见有高速。问当地老乡,兰州怎么走?说就往前面。我们翻过一座山,觉得不对,下山后,发现又回到了哈达铺。于是又问,有老乡指出了另外一条路,也是翻山,可还是倒回了原处。

又往前行,导航一直提示,前方三百米掉头,前方五百米掉头,前方掉头,前方掉头。我看着地图,坚信前方有高速公路入口。

我哥说,走嘛,旅行不就是一路看风景吗?当我们翻上第三座山顶,我哥提醒,你们发现没有?在山下看这些山头都是光秃秃的,连草都没有,可是到山上一看,却是一层层梯土,绿油油一片。

妻子说,好看,全都是农民种的庄稼和中药材。我哥非但没有责怪我的导航不对,反而是高兴于他的发现,自哼自唱起来。“谁说这里是黄土高坡,现在已经是一片江南。”

终于,我们又回到了哈达铺,这次我们没有问路人,而是到中午吃饭的餐厅打听。厨师小伙子一见我们回来就笑了,说你们又走错路了吧。言外之意,好多人都在这里犯过错误。

小伙子说,高速到兰州需要回宕昌县,如果走国道要经过岷县,有近一百公里,才能上高速。

我征求大家意见,要不要我们返回宕昌县,高速还要近些,也好走。我哥说,就走国道,老路上有风景。原来他是喜欢看风景,不怕多花汽油费。

行前有约定,高速公路和吃住费分摊,油费他一个人出,他要多跑路,不愿上高速。二舅公说,没意见,反正油费我们不出。

岷县,毛主席长征写有七律: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时间很紧张了,看样子岷县的貂蝉故里是看不到了。途中我感慨说,我们开车行路尚如此迷茫,当年红军凭两只脚跋涉当是何等的不易。我哥说,我们只是三回哈达铺,红军当年是四渡赤水呢。

四渡赤水是毛主席军事战争上的杰作,老大言语中不乏乐观主义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10 00: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2

敦煌行: 8、黄河母亲


到兰州,两件事,一是吃兰州拉面,二是看黄河。头天晚上,手机导航直指兰州拉面总店,还真有这个地方,冒雨在拉面总店附近找到一家旅店,安顿好以后就去吃拉面。

兰州拉面确实名不虚传,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仍然有很多人吃饭。大厅里找了一张桌子,有专门的服务员,还有总店特制的茶水。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滨江路,《黄河母亲》的雕塑旁边,娃娃要上去看看,他叫大爷爷把他抱上去,在黄河母亲旁边照了几张相。

娃娃下来后告诉婆婆,他改名字叫小土豆了。婆婆问他为什么,他说,“妈妈喜欢土豆,我就改这个名字。”

他是看见黄河母亲的孩子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吧,想妈妈了。黄河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母亲,孩子不忘母亲的恩情。娃娃在这里想到了妈妈,应该是这座雕塑有神灵。



今天是6月22日,身份证上,是我七十岁的生日。我也想到了我的母亲,她九十三岁了,还经常在为我们操心。

母亲在,我们永远都是有人疼爱的孩子。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10 00: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2

敦煌行: 9、黄河边


黄河边,有人在钓鱼,二舅公喜欢钓鱼,聚精会神的看。大爷爷弯下腰,手捧黄河水洗了一个脸。河边的林荫道,有人晨跑,有人做操,有人打太极拳。

这里的黄河水与人亲近,有亲和感,不像我在重庆的长江。我想。

大爷爷和二舅公散步去了,娃娃站在河边,久久的看着黄河,转过身来对我比了一个手势,然后一直看着黄河。

他在看什么?是发现这条大河与长江不一样么?我们的家住在重庆渝中区两路口,那里的长江只能远看,不能近玩。这条河隔得太近了,就在身边,他是在想这条河为什么叫母亲吗?因为他刚刚才为了黄河母亲改了名字,叫小土豆。

我也问了他为什么改名,他说,上次妈妈带他去一个嬢孃家,嬢孃家有个娃娃叫豆豆,我就要改成小土豆。

他的妈妈是个文职军人,搞医学科研,很忙,带他出去玩,他会很珍惜。他真的是为了妈妈。

滔滔的黄河水,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这里有我们共同的基因。我也远远的看着黄河,河水在我心中流过。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1-1-10 00: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6.23

敦煌行: 10、担心


兰州到敦煌,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北上武威、张掖,经酒泉、玉门、嘉峪关到敦煌。一条是到西宁,经青海湖、德令哈市,穿过柴达木沙漠,有三百公里无人区。

第一条路到敦煌,沿途海拔比较低,但只能原路返回,河西走廊走两次,缺乏旅行的新鲜。

第二条路要经过青藏高原,青海湖面的海拔高度是3200米,到德令哈途中有更高的山脉,大约3800米,并且需要在德令哈市住一晚上。我等五人,四老一小,娃娃的二舅公比我大一岁,有高血压、冠心病,血管里还打了两个支架,会不会有高原反应。不能不担心。

我征求意见,二舅公说,走哪里都无所谓。他除了在吃上面讲究,其它的并不挑剔。我哥说,不用怕,就走西宁吧,到青海湖有高原反应再倒回来,只要不剧烈活动,一般不会有问题。他年纪是最大的,还要开车,他都不怕,大家也同意了。

其实,走柴达木沙漠的无人区,正是我所愿。古人走河西走廊,看大漠孤烟,那是上千年前的事,今天已不新鲜。走沙漠公路,过无人区,这一条好多人都没有走过的315国道,对我们是一种新体验。我想老大也是这样想,搞发明的人,骨子里有一种不安分。

带着一种激动,一种对沙漠的向往,我们从兰州向青海湖出发。车上,娃娃唱起了歌,"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也不要怕,勇敢的面对它。"

五岁的娃娃,正在被大爷爷潜移默化。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21-12-7 20: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