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回复: 0

肌瘤女孩(79): 遇见流氓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10-7 08: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肌瘤女孩(79): 遇见流氓


七十九节: 遇见流氓




照母山的秋天,比夏天更美。山上仍然一片绿色,松树,柏树,枇杷树,香蕉树,银杏树,仍然是绿叶匆匆,偶有几株枫树,点缀着红色。


草地上,野菊花开了,金黄色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簇拥在绿草丛中,搭配各种大红大紫的人工花朵,美不胜收。


清脆的鸟语,使照母山更有了活气,鸟儿在枝头和竹梢歌唱,秋高气爽,空灵着人们的心情。


吴燕的生意很好,她每天都早早来到照母山,在孝母牌坊的石凳上坐坐,把女儿放在膝上,与女儿说说话,“海女,我的小海女,你今天心情好吗,妈妈的心情可好呢。”


女儿仍然不会说话,只是笑着看妈妈。


在古老的孝母牌坊旁,吴燕总会想起妈妈,这时她会有一种愧疚,一种心酸,也会萌生出一种力量。


她经常看见那个讲照母山传说的老者来提水,满满的两个大木桶,老者走起来健步如飞。


吴燕也要在这里取水,早晨她取水上山,煮小吃,山泉水甘甜,游客们说,小吃味道好,与孝母泉的水有关系,煮出来的凉茶味也好。晚上吴燕也会提一桶水回家,苏婆婆喜欢用孝母泉的水泡韩国人参茶,人参茶是苏婆婆的女儿买的。


秋天,到照母山玩的人更多了。


有一天,一个壮实的汉子来买了一大包沙县小吃,他说的普通话,吴燕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


第二天,这个汉子又来了,又是要买一大包小吃。吴燕笑着说,这是小吃,你当饭吃吗?汉子笑了,说,我喜欢面食,就是当饭吃的。


他的普通话有东北口音,吴燕想起来了,他不正是在海扶医院遇见过的那个李教练么?他在人和湖救过小孩,吴燕顿时对他有了好感。


连续好多天了,李教练天天都来到吴燕的小吃摊,坐在靠山崖边的小桌子旁边,慢慢的吃吴燕做的小吃。一边吃,一边夸味道好,夸吴燕的手艺好,还一边逗逗小孩。


李教练有时候会说,我来帮你抱抱孩子吧,吴燕总是推让,说不用了,孩子在背上很好,她习惯了。


李教练有时也会轻轻的唱歌,他经常唱的是一首歌,《你是我的玫瑰花》,他的男中音很好听,吴燕很喜欢。


一朵花儿开,就有一朵花儿爱,满山的鲜花,只有你是我的珍爱。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一生永远爱着的,玫瑰花。


在李教练唱这首歌的时候,吴燕总是静静的听,她甚至会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活,把女儿放下来,一边看着女儿,一边听李教练唱歌。


吴燕想,心中有伤的人,会对这首歌如痴如醉,往往失去的东西,在心里最珍贵。


这个时候,吴燕也会想起方涛。


吴燕去年在海扶医院,听李娟娟主任说过,李教练是教武术的,患肝癌生病后,他老婆与他离了婚,应该对他打击很大吧。那个女人也是太不应该了,你丈夫患的是肝癌啊,这么严重的病,怎么能离婚呢?那不是置人于死地吗?


一个人在生重病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亲情,亲情是人与人之间的细雨,滋润心灵,有亲情,病人才有战胜疾病的勇气和信心。


李教练也真不容易,病应该是好些了吧,看他的精气神还不错,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背心,露出发达的胸肌,两个手臂粗壮结实。


那天,李教练又来了,他说,“你叫吴燕。”


吴燕问,“你怎么知道我?”


李教练哈哈的笑了,“去年在海扶医院见过,你是从海城来的,我们是病友哦,都是千里迢迢来这里做海扶的病人,千里有缘来相聚,能够忘记么?”


吴燕说,“来这里做海扶的可多了,真没有想到你能够记得我。”


李教练又笑笑,说,“谁叫你长得这么美,美女是不容易被忘记的。”


吴燕也笑了,说,“都老太婆了,还美女呢。”


不过吴燕心里的确很高兴,美女这个词听起来俗气,但是好多女孩子都喜欢别人这样称呼。


李教练说,他这次是来复查,身体恢复得很好,癌块完全看不到了,各项指标也正常了。


吴燕看着李教练,也为他高兴,说,“你是一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


李教练说,还是这里的风水好,你看,照母山很美,有神韵,像一条巨龙,前有龙头,昂首嘉陵江,后有龙尾,环绕人和湖,中间龙身蜿蜒起伏,绵延数里,护卫一方水土。


李教练说,这不正是风水宝地么?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里的皇帝御赐牌坊,就是明证。


李教练笑笑说,这里风景好,空气好,他想在这里多呆几天,没想到在山上居然遇见你这个东海龙女,化作村妇在此摆摊修炼,怎不引得自己关注,流连忘返。


李教练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吴燕也被李教练感染了,她也开心的笑起来,她好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了,笑得好甜,好美。




那天下午,李教练没有来,就在李教练常坐的小桌子旁,来了四个年轻人,他们都光着上身,发型怪异,一个黄头发,两个飞机头,岁数稍大一点的是个光头,他们身上都有青色的纹身。


四个人说,TMD天气好热,这里有山风,老子在这里凉快凉快,那个光头冲吴燕喊了一句,摆摊的,来四瓶冰镇啤酒。


吴燕正低头给女儿喂牛奶,连忙把女儿放在椅子上,站起身来招呼客人,说,冰镇啤酒,我这里没有,我没有冰箱,前面揽星塔商店有,你们去那里买吧。


“好热哟,老子走累了,你去给我们买。”黄头发拿起桌子上的杂志边扇边说。


吴燕想,你们这些人也真懒,跟你说了,前面揽星塔商店也不远。但是吴燕还是去商店买了啤酒回来。


四个年轻人点了一些小吃,坐在那里喝。四瓶啤酒喝完了,索性叫吴燕去端来一箱冰镇啤酒。他们一边大声说话,光头和黄毛还一边色眯眯的盯着吴燕。


黄毛说,给老子这个婆娘还长得漂亮呢。光头批评黄毛,说,对美女不能老子老子的,要文明点。


一箱啤酒快喝完了,黄毛说,大哥,一会下山,我们去哪里玩呢?一个飞机头说,去唱歌吧,要的不?大哥。


光头说,好,这个妹儿长得还蛮乖的呢,普通话说得这么好听,你们去帮她收摊,把这个妹儿喊上。


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说大哥说的对,我们把这个妹儿叫去一起耍。


吴燕听得懂山城话,觉得受了侮辱,但是她心里想,做生意和为贵,不理他们就是了。


没有想到在他们喝完酒以后,吴燕去收钱,黄毛说,姐儿,快收摊了,晚上陪我们耍耍。


光头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吴燕,吴燕正在找补,黄毛在她的臀部捏了一把,说,“姐儿,老子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你回答啊,要得不?”


吴燕本能的挪开身体,大声呵斥他,“你不要耍流氓!”


“哼! 耍流氓,老子在这里七八年了,哪个摆摊的不晓得我黄毛,大哥请你唱歌,是看得起你,你还不识抬举。”


黄毛一把从吴燕手中夺过百元钞票,递给光头,说,
“大哥,我们走! 这个娘母不识抬举,不去就算了。”


四个年轻人要走,吴燕拦住他们,说,“你们要给钱啊!”


“给钱?”光头说,我们在这地方吃东西从来不给钱,看你长得乖,才破例给钱。


光头把手中的钞票晃了晃,发出刷刷的声音,转身就走。


“站住!”突然间一声大喝,一个壮汉堵住他们的路,浑厚的男中音,像一声狮吼,浑身露出一坨坨的肌肉,拽紧的两个拳头,像握着的一对铁锤。


“把钱给她!”壮汉眼里闪出怒火。


四个家伙一看,连忙求饶,丢下钱跑了。


这个壮汉正是李教练,那天他来晚了一些,没想到吴燕居然遇上了流氓。


傍晚吴燕收摊,去孝母泉取水,李教练一定要帮她把水提到家里。苏婆婆看见来一个男人,好是喜欢,还以为是吴燕的老公,悄悄地去买了酒和卤菜,非要留李教练吃饭。




那天晚上,李教练回到医院,他久久不能入睡,这个姑娘,怎么大老远从海城到山城来,还带着孩子,借宿在一个老太婆家,她是一个工程师,怎么来摆小摊呢?她的老公呢?难道分开了吗?


李教练想,吴燕为什么来,是不是冥冥之中老天有什么安排。自己离婚也有几年了,是不是应该考虑有个归宿了。


李教练是东北人,自幼酷爱武术,拜师学艺,练得一身功夫。但是他从不以武欺人,他的师傅说: 止戈为武,强身健骨,保卫自己,保卫家国。


他开了一个武术馆,专门教孩子习武,穷人家的孩子他分文不收,还倒贴伙食。但武术馆入不敷出,为此妻子很有意见。


哪知道自己不幸患上肝癌,只得关闭武术馆,四处求医,终于发现海扶。


他想,海扶隔山打瘤,与中华武术异曲同工,都是兵不血刃,于是他果断的来山城做了海扶,还真的制服了癌魔。


婚离了,不怪原妻,只怪自己没有缘分。现在病好了,总得重新开始。


山城这个地方,是新兴发展城市,人口多,气候好,西部中心,如果在此安家,也可以继续开展自己的武术事业。


李教练想到白天遇见的几个流氓,心中不能平静,吴燕需要我的帮助,他想。一个外地女子,来这里摆小吃摊,人生地不熟,容易被欺负。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定得帮帮她,怎么帮呢?可以进一步接触,今天苏婆婆请我吃饭,我哪天也得请吴燕吃一顿饭,先相互多了解。


山城火锅挺好吃的,吴燕一定会喜欢,是不是请她吃一顿火锅?


李教练想,自己请吴燕有些唐突,他想到了李娟娟,海扶医院的李主任,李主任出马,吴燕一定会同意。


(未完待续)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19-10-19 13: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