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回复: 0

肌瘤女孩(78): 三八线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10-6 07: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肌瘤女孩(78): 三八线


七十八节: 三八线




这几天,方涛妈妈和吴燕妈妈在济州岛游完后,也到了首尔,因为方涛忙,两位老太太自己去了南山塔和韩屋村。


南山塔是首尔的象征,位于海拔243米的南山公园上,塔高236米。南山上,她们看了韩国的传统剑术表演,也看到了南山塔上的爱情锁墙。


韩屋村是一些老屋,曾经住过国王的驸马、士大夫等,屋子里摆着符合当时房子主人身份的家具和各种生活用品,由此可以了解到过去朝鲜人的生活方式。


今天,方涛要陪妈妈们去三八线,两位老太太很高兴,早早的起床吃了早餐,8点钟,一日游的旅游大巴准时出发。


韩国导游是一个年轻人,一上车给大家讲三八线的来历。他说,朝鲜战争,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与的,三八线,见证了这场战争的历史,中国人到朝鲜半岛旅游,最应该去看的就是三八线。


韩国导游说,就好比去埃及要看金字塔,去法国要看埃菲尔铁塔,去中国要看长城一样。三八线,是朝鲜战争的见证,也是中国人在这里浴血奋战的见证。


抗美援朝,中国投入了200万兵力,到停战时,志愿军阵亡14万,伤38万。导游说的很投入,声情并茂。


方涛想到吴燕跟自己说过,吴燕妈妈家中也有两位长辈,参加过朝鲜战争,牺牲的。


三八线到了,并没有想象中的戒备森严。


三八线不是一条线,是很宽的无人区,从朝鲜半岛的西海岸一直延续到东海岸。


1945年日本投降,以北纬38度线为界,作为美苏两国军队分别受理驻朝日军的投降事宜的临时分界线,三八线以北,日本向苏军投降,以南向美军投降。


1953年7月,朝鲜战争结束,在三八线的基础上划定两侧各两公里为非军事区。这个非军事区,习惯上仍称其为三八线。


导游说,三八线距离首尔很近,只有五十公里,北朝鲜的炮可以打到首尔,如果三八线上万炮齐发,不到几十分钟,首尔就会被夷为平地。


首尔是韩国首都,有两千多万人,导游的话中不无一种对战争的担心。


韩国人希望南北统一,不要战争,他们相信北朝鲜人民也和自己一样,渴望和平,渴望亲情。


三八线上宽阔的四公里,现在已经是茂密的树林和草地,其间有很多野生动物。这是一条无人带,六十多年来,把南北朝鲜人民的亲情和骨肉划断,


方涛他们登上瞭望台,有专门的大倍数望远镜可以观看北朝鲜。方涛用望远镜向对面看,看见了北朝鲜的岗亭和士兵,看见了北朝鲜的开城工业园区,看见很多房屋上插有北朝鲜国旗。


拜望台边,方涛看见被从中间断开的铁路大桥,看见残破生锈的火车头,看见熙熙攘攘的渴盼亲情的拜望人,他们虔诚的点燃香烛,遥望北方,眼中噙满泪水。




方涛想到了他小的时候,每到中秋节,也是常在海边拜望。妈妈牵着他的小手,和外婆一道,走到大礁石上面,插上香烛,摆上米酒,放上荔枝和菊花。


外婆和妈妈在思念海峡对岸的外公和舅舅。那时,妈妈会唱一首歌: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爸爸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哥哥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爸爸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你们在那头。


妈妈从来没有看见过外公,她的心中,充满对亲人的思念。


后来方涛长大了,他也喜欢独自来到这块大礁石,面对台湾,唱费翔的歌: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的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
别再四处飘泊。


方涛常在心中默默的念: 最疼我的外公,虽然我连你一面也没能见着,是我今生的一大遗憾!但是你会永远在我心里,所有我爱的人,都永远地放在了心上!愿你们在那边一切都好!


那时,海峡两岸已经通邮了,但还不能通航。方涛知道外公已经不在了,他知道有舅舅,还有表哥,他们还在,方涛渴盼见着他们。




方涛久久的望着三八线,战争,扼杀了多少人的生命,扼杀了多少幸福的家庭。


方涛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激情。一首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我站在三八线上》:


我站在三八线上,遥望北方,阴森森的碉堡,密密的铁丝网,告诉我,这里曾经是战场。
杂草丛生的军事禁区对面,是北朝鲜,北朝鲜后面的远方,是我的祖国,我的家乡。
六十多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有我的三个亲人,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朝鲜的和平,跨过鸭绿江,来到这片硝烟弥漫的地方。
这片土地,发生过惨绝人寰的战争,大炮,飞机,子弹,刺刀,给朝鲜人民,带来痛苦和伤亡。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儿女,在这里流血、牺牲、受伤,我的一个舅公,被鬼子仁川登录,关押到异域他乡。
惊心动魄的三年战争,善良与邪恶的较量。
那时,中国很穷,朝鲜也很落后,我们都是世界列强可以任意屠宰的羔羊。


我站在三八线上,仰望太阳,灿烂的阳光,已经驱散战争的雾霾与黑暗,让天空变得晴朗。
可是,就在这同一片蓝天下,我看见,这里的山川、河流、土地,却被分隔成了南方、北方,成为半岛人民心中的痛苦与悲伤。
美丽的三千里江山,在这里被腰斩。骨肉分离,天各一方。
山河破碎,生离死别。一个民族,不再完整,大好河山,遍体鳞伤。


我站在三八线,看见高高的祭拜台上,六十年前的青年人,现在已白发苍苍,眼中充满期盼,渴望,心中的血,在流淌。
我看见,那长满铁锈的火车头,拆断在空中的铁路桥梁,都仿佛在向世界述说,述说一个国家的悲痛,一个民族的忧伤。


我站在三八线上,我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问题,自己的问题,应该靠自己解决,当然也需要别人的帮助,但联合国军,你凭什么,敢对一个主权国家,付诸武力,动用刀枪?
我在想,医疗也一样,每个人,都会生病,都会有不健康,不健康需要医疗,但医疗,何须都要动用残酷的手术刀,造成新的创伤?
我想到了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这些主权国家,难道都没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问题,都需要外国的飞机、大炮?都需要杀戮与列强?
我想到了子宫肌瘤,腺肌症,这些美女,难道都需要开膛破肚,承受死一般的麻醉,承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刀伤?


站在三八线上,我在想,这一个个碉堡,一层层铁丝网,多久才能看见,曾经的田园风光?这一片被揉捏的土地,多久才能恢复,原来的模样?
站在三八线上,我在想,那被手术刀划开的身体,还有那被残缺的身体包裹着的心灵,患者由于手术造成的羸弱,痛苦,由于手术产生的心中恐惧,绝望,这对一个女性,会有怎样的,悲痛影响?
站在三八线上,我想到了中华文化,想到了孙子兵法,战争的最高境界,是不战,是消灭敌人而不需要刀枪。
我想到了海扶,一项不开刀的手术,一项温和的治疗,体现了人类新时代,医疗文明的善良。
我想到了黄泰起,一个伟大的韩国人,把海扶引进韩国,让中华文化的博爱思想,在韩国光大发扬,让韩国美女,远离手术的创伤。


世界需要和平,人类需要阳光。医疗无需杀戮,患者呼唤无创。
今天,人类的文明,时代的进步,更需要医疗的善良。海扶,正在书写医疗文明的篇章,正在架起中韩医者患者爱心的桥梁。
站在三八线上,我真心的希望,一个国家,不要因为三年的战争,而用几十年的时间,来疗伤。一个患者,不要因为一次惨烈的手术,造成身心的,长久创伤。




方涛掏出手机,记录下自己的新诗。他看见,开城工业园区的公路上,有一队长长的载重汽车开过来了,那应该是韩国在工业园区生产的产品运货过来。


开城工业园区,是南北朝鲜建立的第一个合作项目,韩国出资,北朝鲜出劳动力,双方互惠互利。


看着这长长的大卡车队列,方涛想,南北朝鲜六十多年的坚冰也即将打破,中国的海峡两岸也必将统一团圆。


我的女儿一定会回来的,我的吴燕也一定会回来的。


我们之间只是暂时被划了一道线,我需要冷静,需要等待,需要努力。时间,会治愈我们的伤口。我要用智慧,善良和勤奋的工作,消除这道划在我与妻子、女儿之间的三八线。


三八线能够隔断的,是人的身体,不能够隔断的,是亲人的思念。


方涛看见自己的妈妈和吴燕的妈妈,她们都端着那硕大镜头的望远镜,久久的看,他知道她们也在看什么。


晚上,方涛请两位老人吃韩国火锅。方涛说,回国后他要请两位妈妈吃山城火锅。两位妈妈都奇怪了,方涛怎么说到山城火锅上去了?


方涛妈妈说,“山城火锅我吃过,太辣,我们怕不习惯哦。”


方涛说,“不辣,真正的好的山城本地火锅,是香,我们海城的山城火锅,有的还没有掌握到山城火锅的真谛。”


方涛想,中国的火锅起源于山城,中国的海扶也起源于山城,应该是可以遍地开花的。


方涛跟两位妈妈讲到了这些天在首尔的事情,讲到了黄总,巨总,讲到了中国的海扶技术和韩国海扶。方涛告诉妈妈,他回国后就将改行,不再做服装,做海扶医疗。


方涛详详细细的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向妈妈们交底,他担心妈妈们不同意。方涛说,“燕子是因为海扶而离开的,我相信我也一定会因为海扶而找到她。”


方涛妈妈说:“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把燕子和海女找回来了的。”


这时,方涛看见两位老人眼睛里,噙着泪花。


(未完待续)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19-10-19 12: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