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回复: 0

肌瘤女孩(74): 中韩差距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10-2 07: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肌瘤女孩(74): 中韩差距


七十四节: 中韩差距




在黄总的公司里,方涛做了认真详细的考察,他走访了几家海扶医院,和医生们做了交流。


方涛先来到了韩国首尔海扶医院,在医院大门口,他见到了金医生,金医生也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金医生个子不高,但身体壮实,方涛与他握手时,发现金医生的手好硬,像握着一个铅球,沉甸甸的。金医生似乎感觉到了方涛的疼痛,连忙把手收回来,用英语说,“对不起,方先生,看见中国来的客人,我太激动了,可能把你的手握痛了。”


“没关系,没关系。”方涛笑笑,也用英语回答。


金医生把手伸给方涛看,拳头上五个厚厚的老茧,原来,金医生以前是拳击运动员。


拳击运动员?怎么成为了海扶医生?方涛觉得不可思议,差距也太大了吧。


“哈哈哈。”金医生笑了。


“我是学医的,年轻时想当拳击运动员保护自己,后来发现,保护自己是不够的,应该保护更多的人,于是回归本行,又发现了海扶,就想用海扶刀来更好的保护病人。”


金医生曾经是外科医生,是从韩国一家大医院出来的,自己开的一家医院,他是韩国第一个做海扶的医生,目前累计治疗已经有几千例病人。


金医生带方涛参观了医院,前台,办公室,病房,海扶检查室,治疗室,还看了金医生自己制作的一些子宫创意图片,有的如牵牛花,有的像倒置的梨子,有一张像一个女人的脸,宫颈像长长的鼻梁,两个卵巢像一双惊愕的眼睛,图片上有一句话: 哇,手术刀,我怕!


方涛禁不住笑了,很有创意啊!


在院长办公室里,方涛看见了金医生与海扶刀发明人王教授合影,以及一些交流场景的照片。


金医生拿出一些证书,说,这都是当年王教授亲自颁发给我的。他显得非常骄傲。




方涛还参观了延世博爱妇产科医院和ForMIZ妇产科女人医院。


女人医院已经有33年历史,是郑锺逸院长从开诊所开始,到整栋楼都是他的医院,坚持了33年。他的理念就是成为让病人信任的医生和医院。


郑锺逸院长今年66岁了,是目前全球操作海扶技术最年长的医生,自己还在不断的学习海扶技术。他的儿子也是妇产科医生,刚从美国学成回国,他打算将儿子马上安排到中国学习海扶,学成后将在韩国再给儿子开办一个海扶诊所。


郑锺逸院长讲到,在这里,这些年共有25000多个新生儿的诞生。引进中国海扶刀以来,到医院来治疗的病人更多了。这些病人50%是子宫肌瘤,30%是腺肌症,20%是肌瘤合并腺肌症。


郑院长说,韩国病人选择海扶的几个理由是:
1、韩国女性很讨厌身体上有伤痕。
2、她们工作很忙,喜欢术后恢复快的治疗方式。
3、不喜欢传统手术带来的新的疼痛。


方涛在每一家医院都是仔细的看,认真的听,他和院长们都做了详细的交流。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国家医保和商业医保,海扶价格,医生,病人,海扶刀宣传。他觉得该问的都问了,收获很大。


可是,方涛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过去这些医院门可罗雀,现在病人这么多,他们是怎么改变的呢?


郑院长说,韩国,是一个崇尚美的国家。海扶这项治疗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病而不伤害子宫、不留丑陋疤痕的新技术,受到了韩国女性深深的喜爱,多家医院都已经从中国引进了这项技术,并且开展的很好。


至于病人是怎么来的,郑院长说,这个我也说不好,只是觉得过去病人不多,这些年突然多起来了。你要问问黄总公司网络部的柳理事,韩国的网络很发达,柳理事说,韩国医院的患者70%来源于网络。




回到酒店,方涛打开笔记本,整理一天的收获。


方涛觉得,韩国开设海扶各方面条件都好,他要与中国开展海扶的现状,做了一个比较。


方涛认为,韩国海扶除了有黄总这样好的带头人外,还有一个优秀的海扶医疗推广团队,在这方面,中韩是共同具备的。


除此之外,韩国做海扶有很多优势,这是中国做海扶在目前阶段所不具备的。


第一、韩国有很好的医疗环境。
韩国的医疗体制改革早已经完成,医疗不再是公立医院垄断,三十年前的韩国,百分之九十以上医院是公立医院,医疗态度和服务都不好,现在的韩国百分之九十以上医院是民营医院,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是在国家医疗主管部门的监管下,平等的为病人服务。
不像中国,虽然也有监管,虽然也有一切以患者为中心,一心一意为病人服务的说法,但好多医院实则是大检查、大处方、大手术泛滥,收红包吃回扣在大医院司空见惯,医院领导关心的主要是收入。


第二、韩国有很好的医疗保险制度。
在韩国,海扶是能够与开腹、腹腔镜、宫腔镜等手术同样的享受医疗保险报销,并且病人到外省做海扶也可以享受异地医保,韩国的商业保险也很完善,没有对医院的等级做规定,任何医院做海扶都能够报销。
不像中国,除了重庆、上海等少数省市外,大多数省市的医保部门没有把海扶纳入医保范围,异地就医必须要到三甲医院,商业保险更是歧视性的规定必须在三甲医院做手术才能报销。
吴燕到山城医院做海扶,不也是自费的吗?国家医保不能报销,商业保险也不能报销,方涛为此还找过保险公司,公司说一分钱也报不了,因为你们去的医院不是三甲。
气得当时方涛就发火了,说岂有此理,你们完全是助长医疗垄断,是对中小医院的歧视。难道你们非要叫我老婆去开刀,去切子宫才报销吗?你们的政策是保护落户,是什么鬼逻辑。
方涛还去查了政策,惊讶的发现,国家《人体重伤鉴定标准》上规定:损伤引起子宫或者附件穿孔、破裂,就是重伤。
开刀手术不是让子宫破裂么?不是让人受到重伤么?
方涛发现,另一个政策《人身伤残鉴定标准》 规定:子宫全切除或次全切除,就算残疾。 已婚的切除子宫是7级伤残,未婚的切除子宫是5级伤残。
啊,触目惊心,子宫切除就是残疾!方涛想,幸好吴燕做的是海扶。
方涛为此请教过三千里老师,三千里说,中国的医保范围是由各省市自己制定,很多省市的医保官员是看外国有没有这项技术,如果外国也有了,他们才将这项技术纳入医保,他们不认可中国人自己的原始创新海扶技术。
三千里说,这些医保官员有殖民主义倾向,他们把持着各省市的医疗命脉,他们这样做,会影响各省市新技术的运用发展,影响病人对新技术成果的享用,影响国家医保资金的公平运用,需要在中国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让更多的民众知道,让国家知道,不能让医疗殖民主义倾向长期在这些省市存在。


方涛还发现,韩国有合理的海扶价格。
韩国的海扶治疗价格是450万韩币,相当于三万元人民币,韩国各个省的海扶价格都一样。
方涛了解到,韩国的医生一年可以做500台海扶手术,相当于1500万元人民币,这对医院的收益和医生个人的收入,都应该比较高的。
而在中国,医疗价格是由各个省制定,重庆、上海、北京的海扶价格是一万多到两万多,这比较合理,可是有的省的物价官员不了解海扶,把海扶超声消融当作射频消融来定价,医院的海扶治疗价格只有三千元,医院开展海扶,和射频消融比都没有价格优势,更不用说与做其他传统手术的收入相比了,医院和医生就没有做海扶治疗的积极性。
方涛记得在99子宫网上,有一个三甲医院的海扶医生说过,科室主任每周只给他两个海扶治疗的床位,说海扶治疗三千元,收入太低了,把床位占了,主任宁愿多进做其他手术的癌症病人。


第四,韩国有很多好医生。
在韩国能够当医生,除了要有很高的专业技术水平,还需要很好的道德情操,否则就没有病人找你看病,出了事情监管部门也会处理你。
不像中国的很多医院,不管有没有水平,有没有道德,只要有文凭,只要不出大的事情,在医院里你年限到了就可以定职称,专家教授等高级职称满天飞,但实际上有的人并没有什么真本事,但他们却架子大,脾气大,惹不起,如果一旦出现医患纠纷,官方往往都把责任推给病人,因为很多卫生局的主管官员,他们过去也是医生,这些人讲关系,不讲道德,不讲诚信。
方涛想,中国的病人怕医院,怕医生,韩国的医院、医生受尊敬,黄总那里的海扶医生个个都是德艺双馨。


方涛还发现,韩国的病人综合素质高。
韩国是发达国家,国民的综合素质比较高,她们不会盲目崇拜一些大医院、大医生,她们对新旧技术会作比较,不会完全只听医生的,她们对新技术也善于学习了解。另外,韩国的国民收入也比较高,人均收入是中国的四倍,并且她们的国家医保和商业保险开展的也好,报销比例高,应该在费用上不是问题。
并且韩国女性非常崇尙美丽,追求时尚,珍惜健康,海扶不开刀,体内体外没有传统手术的创伤和疤痕,这也应该是韩国女性病人所追求的。


最后,方涛认为,韩国媒体的诚信度高。
在韩国,诚信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电视,报纸的广告是被人信任的,海扶是个新技术,虽然韩国老百姓过去都不知道,但是只要一上广告,还是能够被人知道。
不像中国,医疗广告满天飞,电视、报纸、汽车、房顶到处都是,但是忽悠人的多。
方涛想,现在中国的病人看病贵,看病难。公立医院冷漠,私立医院挨宰,生病了,不知道去哪里。怕去医院,但还是得去,大多数病人无奈的只能选择去公立医院,以为公立医院毕竟是国家开的,会公正些。
可是有一些公立医院的院长们,他们却不会这样想,医院是国家的,又不是我自己的,他们在医院,主要目的是做业绩,说的不好就是捞取个人利益,有的公立医院比私立医院还黑,病人无可奈何。
尽管国家有规定,不允许医院这样做,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禁止不了。而韩国,却没有这些问题。




总结了这些差距,方涛想,什么是商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才是商人。医院要商业经营,更应该如此。


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医院要做经营,就需要讲市场规则。市场规则就是投入产出,你需要投入资金,投入感情,投入你对客户的真心的服务,你才有收入。


不能像现在中国的一些大型公立医院,你没有一点投入,拿着国家财政的巨额拨款,还要打着市场经营的旗号,大检查,大处方,大治疗,置生病的纳税人的利益于不顾,捞取医疗系统少数人的利益。这是一种令人不齿的行为,是中国医疗业的耻辱,是中国病人的悲哀,这在很多善良医生的心中,也是一种不敢言说的心病。


三十年前,韩国的医疗和中国大陆现在的情况也一样,百分之九十的医院都是公立医院,看病贵,看病难,在政府的引导下,大量公立医院注入民营资本,韩国现在百分之九十的医院都成为了民营医院,没有了国家的投入,让商人来投入和管理已经商业化的医疗,反而解决了看病贵、看病难,病人得到了更好的服务。


这些年,中国的医疗改革也提到了议事日程,要在公立医院引入民营资本,让大部分公立医院民营化,这是好事情啊,中国的医疗业将会像中国的工业、农业、商业一样得到进步,这将是中国医疗业广大医生之幸,也将是中国的广大病人之幸。这需要众多的民营企业家的参与,需要众多的善良医院的配合,需要众多的有良心的有社会责任感的医生的支持。


方涛为自己即将转行做海扶有一种自豪,可是他却陷入了沉思,这几天对韩国的海扶经营做了很多了解,还是没有明白是什么原因曾经让韩国海扶经营困难,公司濒临破产,黄总也被纳入了限制出国的黑名单?


第二天,方涛又来到黄总的办公室。


黄总对方涛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真的得感谢海扶集团公司。


原来,那年海扶集团了解到韩国的海扶经营困难,蒋总经理亲自带队到韩国调研。蒋总认为,韩国和中国相比,是发达国家,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有很多优势,不应该做不好海扶,蒋总对韩国的海扶情况做了全面了解后,给黄总提了个建议,正是这个建议,让黄总在韩国的海扶事业从此蒸蒸日上。


重庆海扶的蒋总给韩国海扶的黄总提了一个什么建议呢?


(未完待续)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19-10-19 12: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