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回复: 1

肌瘤女孩(64): 晓薇的计策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9-22 05: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肌瘤女孩(64): 晓薇的计策

六十四节:晓薇的计策


方涛正在厨房忙,接到晓薇打来的电话,晓薇说,“经理,听说你被处分了吗?说是扣了你两个月的工资,明明是我的错,公司怎么扣到你头上了?”

被处分扣钱的事情方涛已经知道,是上午公司开总经理会做出的决定,已经发布在公司的内部网上了。

总经理会后,秘书告诉方涛,说公司暂时不准备转向,海扶刀的调研要方涛不再做了。另外由于方涛擅自决定到巴塞罗那,造成新产品设计文件丢失和新员工的护照遗失,并且耽误出差时间,决定对方涛给予经济处罚。

秘书问过方涛,有没有意见,方涛是同意的。

可是晓薇想不通,她觉得公司这样处理不公正,很对不起方涛。

方涛说,哦,我知道了,谢谢你。他从内心感谢这个姑娘,懂得为人着想。

方涛想起妈妈还在医院,他说,“晓薇,我想麻烦你一个事情,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妈,你现在有空吗?”

“哦,你妈妈,到哪里?经理您别客气,我有空,您说。”晓薇很爽快。

“我想请你一会下班后去医院,我妈妈病了,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在丈母娘家走不开,丈母娘也生病了。”

“好,我现在已经下班了,马上去。”晓薇答应。


几天后,两个妈妈的病都好起来了,方涛也正式请假,准备带妈妈们去韩国,可是两位妈妈都不愿意去了。

方涛妈妈说,吴燕和孙女没回来,我哪里也不去。

吴燕妈妈说,方涛啊,你看吴燕和娃娃就这样走了,我哪有心情出去玩啊。

方涛很无奈,想到妈妈们的病都好了,假也请了,到济州岛的机票也订了,以为可以开始他的计划了,可是又出现意外。

方涛只能把机票退了,想,利用这几天时间,先在家里陪陪她们吧。

晓薇还需要感谢呢,妈妈住院,全靠她照顾。干脆今天晚上请她吃一顿饭,法兰克福之行,歌德旧居的参观,方涛很喜欢这个小姑娘,跟他在一起开心。


滨海路一家不大的海鲜餐厅,方涛与晓薇对坐在一个靠窗的双人桌子旁,酒水上来了,方涛端起酒杯,对晓薇说,“谢谢您这几天对我妈妈的照顾,请!”

“经理,您别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这几天晓薇在医院,知道了一些方涛的事情,经理看上去乐呵呵的,其实也不容易啊。

“全靠你的帮助啊,要不是这几天我还真没办法呢,妈妈好了,我是真的得感谢你的。”

晓薇笑了笑,说: “经理,你们不是明天要去韩国旅游吗?怎么今天还有空,不准备准备?”

“韩国暂时不去了。”方涛说。

“为什么?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不去了?”晓薇很诧异,两道浓眉竖起来了。

“妈妈不愿意去。”方涛无奈的回答。

“怎么她又不愿意去了呢?我看她这两天心情好多了。”晓薇更不理解了。

方涛没有说话,沉默了。


晓薇想换一个话题,她知道经理的妻子是一个工程师,可是却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方涛妈妈为此很自责。

晓薇不解的看着方涛,“嫂子怎么回娘家去了呢?她不想回来了吗?你还是要把她接回来才好啊。你妈妈讲起来就哭,说是她对不起儿媳妇,不应该说那些难听的话,把嫂子气走了。”

“你妈妈说,她要像古人一样负荆请罪,亲自上亲家那里去道歉,去把嫂子请回来。”

见晓薇提到吴燕,方涛顿时百感交集。他不知道怎么向这个姑娘解释,只能叹息一声,说,“她没有在家,她走了。”

方涛转过脸,看着窗外。

“怎么?你妻子她没有在娘家吗?她走了,到哪里去了?孩子呢?”晓薇更不明白了,非常惊讶。

方涛又转过脸来看着晓薇,浓浓的眉毛下,一双黑亮亮的眼睛。眼前的这个纯情的姑娘,几天来,全靠她照顾妈妈,真的得感谢她。可是怎么感谢啊,感谢就只有告诉,告诉她需要知道的一切。

方涛压抑了好多天的苦水,一直想找人倾述,今天,终于遇见了可以倾述的人。

方涛慢慢的给晓薇讲吴燕的故事,讲他自己的故事。


“我真的很对不住妻子。”方涛讲着讲着,眼里便噙满了泪花。

方涛说,妻子出走的这个事情,对自己来说是晴天霹雳,可是在两个妈妈面前,在所有的亲人面前,他只能保持冷静,控制住情绪,把心中的苦,压在心底。

方涛把吴燕的患病,治疗,海女的出生,吴燕的出走,毫无保留的说给了这位陌生的姑娘。

没有想到方涛心中有这么多痛苦,晓薇一边给方涛递过去纸巾,一边静静的听他述说。

听说吴燕患病是子宫肌瘤时,晓薇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她知道子宫肌瘤,这个病是她心中的痛。

姐姐就是患的子宫肌瘤,还有子宫腺肌症,姐姐每次疼痛,都不吃不喝,睡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像一条小狗。有一天姐姐离家出走了,大家都找不到她,最后是水库的人通知,说水库上飘起来一具尸体。

晓薇还记得,看见姐姐的第一眼,让她触目惊心,姐姐的身体被水泡得发白,眼睛紧闭,嘴唇咬得很紧,就像她生病时痛苦难受的表情,没想到姐姐离开人世的时候也是这样痛苦啊。

晓薇很害怕,她知道子宫肌瘤就是子宫第一瘤,还有腺肌症,是不死的癌症,这些都一直折磨着姐姐。晓薇不止一次的听姐姐说过,说她想死,死了就一切痛苦都没有了。

那个时候,晓薇只能一个劲的劝姐姐,说姐姐你千万别那样想,会好的,会好的。可是好多年了,姐姐的病一直都没有好,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没有想到,姐姐走了绝路。

其实晓薇知道自己也有腺肌症,从十三岁开始,自己就开始痛经,每次疼痛的时候,从学校放学回来,走到家门口,看见妈妈,晓薇都忍不住蹲下身来,对妈妈说,“妈妈,我痛。”

妈妈也带晓薇去看病,中医说,是寒症,开了一些药,吃了也不见好,第二个月照样疼。也看了西医,西医说,要动手术,要切子宫。还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够切子宫,妈妈心疼的对晓薇说,你忍着点啊,有人说这个病结了婚就好了。

后来晓薇才知道是腺肌症,叫原发性腺肌症,她也一直受腺肌症的困扰,只是没有姐姐严重,她也一直有担心,不知道到了哪一天,腺肌症严重了,严重到不能忍受了,自己会抗得住么?她不敢往深处想。

晓薇一直记住妈妈的话,结婚就好了。可是自己有病,和谁结婚啊?不是害别人吗?姐姐就是一直没有结婚。

晓薇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想结婚,又不敢找男朋友。


晓薇一边叫方涛吃菜,一边听方涛讲吴燕的治疗,讲她拒绝开刀,从海城医院逃跑,讲她到山城去做一种不开刀的叫海扶刀的高科技手术。

听方涛说到海扶刀,晓薇的眼里一下子亮了起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技术,真的可以治疗子宫肌瘤,治疗腺肌症?而且不开刀?

要是早知道就好了,晓薇一直没有说话,双手撑住下巴,只是静静的听,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住方涛。

看着晓薇那纯净的眼神,方涛已经没有把这位姑娘当做陌生人,她是我最亲的亲人,是我可以倾述心中苦水的人。

方涛说出来这些,心中似乎好多了,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平静的告诉晓薇,他今后会离开公司,重新做一番事业,就是海扶,他打算投资办海扶医院。

方涛叹息一声,可是这次济州岛,本来是想叫妈妈们去散散心,另外见见韩国的海扶总经理,可是两位妈妈都不去,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方涛完全把晓薇当做知心朋友了。

晓薇看着方涛,看了好久,突然她说,方涛,你妈妈和吴燕妈妈这次主要得的是什么病?

“感冒啊,重感冒。”方涛回答。

晓薇说,我看最主要是心病。


这几天,晓薇与方涛妈妈说了很多话,刚才她又听方涛讲了吴燕的事情,她有些明白了,不解决心病,两位妈妈是什么地方也不会去的。

晓薇跟方涛讲了自己的想法,她说,你回去可以这样告诉妈妈,说吴燕找到了,在山城的一家公司,是吴燕公司的领导派遣去做技术支持了,她因为心情不好,才谁也没有告诉。是你问了吴燕公司的领导才知道的。

晓薇说,你妈妈知道吴燕不是因为她才走的,她的心情会好的。吴燕妈妈也只要知道吴燕的下落,她也会心情好了。

方涛听了高兴起来,没想到这么复杂的问题,这个小丫头说起来却这么简单。

这是个好办法,不管怎样,先让两位老人高兴起来,散散心再说,这样也可以按照计划见到韩国的海扶老总了。

方涛说,好,就这样办,她们心情好了,应该会去韩国的。

方涛说,不管吴燕是因为什么原因出走,他都要把吴燕找到,因为吴燕是一个很善良很优秀的人,她做的很多事都是对的,但一个人哪能不犯点错误呢?

晓薇不喝酒,但是一直端着一杯白开水,陪方涛慢慢的喝,一双眼睛时而痛苦,时而欢快,时而思索,她静静的看着方涛,听方涛述说。

方涛好久没有像这样心情放松了,现在又有了晓薇的计策,他更觉得心情好了,觉得像发现了一个红颜知己。


海滩外的天空渐渐暗下来了,今天是爸爸的忌日,方涛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做。

吃完晚饭,他们来到海边,远远的看见大礁石了,看见大礁石外面的跳海岩。

面对大海,方涛站住了,说,今天是我爸爸的忌日,我没有准备香烛,我就用我的心说一段话给爸爸吧。

“爸爸,过去一直是你保护我们,现在儿子已经长大了,在你的忌日,今天我向您保证,我今后一定要用生命来保护妈妈,保护你的儿媳,保护你的孙女,我也要保护世界上众多的生病的女性。”

晓薇看着方涛,方涛一直在遥遥的望着大海,望着大海边的那块大礁石。

晓薇突然发现,有一个老太太,正缓慢的走上跳海岩,点起了一对烛火。

那不正是她这几天来一直照顾的老太太,方涛的妈妈吗?她一定是来祭奠方涛的爸爸的吧。

晓薇想,人啊真的是生活在痛苦之中,有的是身痛,有的是心痛,这个痛苦,有时候真的是只有自己知道。

晓薇对方涛说,“我们去看看你妈妈吧,把吴燕找到了的消息告诉她。”

“好,我要让妈妈也为吴燕和女儿烧上一炷香,让妈妈叫爸爸保佑她们。”

方涛回头看了晓薇一眼,与晓薇一起向大礁石走去。

晓薇跟在方涛后面,向老太太走去。此刻她发现,前面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很高大。

晓薇想起了歌德的一句话。
——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始终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我也要和吴燕姐姐一样,去做海扶。

我也要像方涛一样,把一个善良的职业作为我的终身事业。


(未完待续)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0-1-3 08: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你不是请假了吗?韩国怎么又不去了?”晓薇很诧异,两道浓眉竖起来了。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20-1-19 12: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