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5|回复: 1

肌瘤女孩(55): 愤怒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9-13 09: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肌瘤女孩(55): 愤怒


五十五节: 愤怒




方涛在海边坐着,一直到夜幕降临,大海中亮起了点点渔火。


方涛就是在这片海边长大的。这里当年是一个小渔村,现在是滨海路,路的里边,高楼林立,路的外边,是滨海公园。


小时候,方涛在这里接爸爸出海归来,初中毕业,他来这里当过渔民,张帆出海,搏击风浪。


这里,也留下过他与吴燕的初恋。


此时,初恋的记忆一切都变得模糊,只有悔恨与愤怒。方涛木木的坐着,他恨吴燕,恨吴燕的无情背叛。


他想用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吴燕,他不停的用拳头敲打坚硬的礁石。卑鄙,无耻,骗子,什么词汇,都不足以表达方涛此时心中的恨。


一个大男人,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么?我该怎么办?老婆偷人,生下了野种,我戴了绿帽子。我还是一个男人么?别人会把我怎么看?


方涛的心装满怒火,可是这怒火又不能发出来,因为是一种耻辱,是一种不能曝光的耻辱,是方涛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耻辱。


过去,只有爱,只想一生一世与妻子相守,有一个孩子,与母亲相伴。可是,妻子走了,孩子不是我的,我方涛不贪不懒,不吃喝嫖赌,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怎么变得这样难?


月亮升起来了,一轮残月,如一个弯钩,悬挂在灰黑的云朵上。残月也是那么刺眼,勾画在云朵边沿,让云朵变得像黑色的一团。


残月,此时正如方涛的心,凄冷而破碎。


吴燕,我看你跑,你跑到哪里去,我都要把你找到,我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骗我?海女是谁的?那个男人是谁?你要如实交代!


哼,你也会看见这个残月吧,好好的一个月亮,现在只剩下半边,你应该忏悔,羞愧,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你搞得支离破碎。



“你喜欢圆月还是残月?”记得有一次,方涛和吴燕也是坐在这里,看一轮圆月升起,吴燕问方涛。


“圆月,你呢?”方涛反问。


吴燕说,“我也喜欢圆月,圆月是一种圆满,没有瑕疵,没有缺憾。”


还圆月呢,圆满?没有瑕疵?方涛不由得心中一丝冷笑,继而一丝长长的叹息。


吴燕啊吴燕,你带给我多大的伤害,你知道吗?你让我怎么做人?妈妈和丈母娘要问你出走的原因,我该怎么说?表哥明年要随台湾访问团来访问,他说要来看海女,我该怎样解释?


方涛抱着头,粗大的手指头抓住头皮,这一切要不是真的多好,要不是真的多好啊!


我能够问谁?谁能够帮帮我?


陈高工的话,难道是真的吗?我能够相信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方涛的脸颊上,流出两行泪水。


方涛望着月亮,月光凄清的照着海面。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这个事怎么落在了我的头上啊?


方涛望着大海,海面泛起无数破碎的月光,他痛苦,他不敢想。


一阵海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寒噤,他感觉到冷,透心的冷。方涛裹紧他的外套,他多么想得到温暖。温暖,能够给自己的,只有家庭,吴燕走了,家被破坏了,像被台风摧毁的支离破碎的房屋,我到哪里去避风呢?到哪里去寻找温暖?

不对,我还有妈妈啊,从小到大,妈妈都是给我温暖最多的人。此刻,她一个人在家,应该是多冷清吧。

我要回去了,妈妈一定在家里等我。


方涛想清楚了,我这样的痛苦,又能够有什么结果呢?不能因为别人,来惩罚自己,惩罚妈妈。吴燕的出走,我要搞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目前的现状只能是先接受,先面对。



方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黎明了。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妈妈说,“方涛,饭已经做好了,你喝点稀饭吧。”妈妈没有责怪方涛,方涛看见,桌子上摆放着一碗稀饭一杯牛奶和一盘糕点。


妈妈坐到饭桌边,看着方涛喝稀饭,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也是一夜没睡。方涛不由得眼睛一酸,泪水涌进了眼眶,他几口喝完稀饭,端起牛奶走进卧室。泪水又流下来了,滴进杯子里,方涛把牛奶一饮而尽。




这两天,方涛没有上班,他守候着妈妈,深怕妈妈有什么想不开。丈母娘没有过来,仍然住在自己的家里。方涛知道,吴燕妈妈一直很自责,因为吴燕的事情,她认为对不起女婿,也对不起亲家,一个人在家里独自承受。妈妈这两天也没有出去打牌,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电视,她能够看得进去吗?


两位老人,让方涛心痛。


吴燕啊,你造的什么孽啊!你一走,你的心静了,老人的心你理解么?她们的心能够静得下来么?


方涛抽烟了,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来没有抽过烟,此刻,他想抽,呛也抽。


第三天早晨,方涛起床,吃了早饭,无所事事的坐在电脑桌前,这是他曾经与吴燕多次上网咨询海扶刀的电脑,曾经多次与吴燕的群友聊天的地方。


面对电脑,方涛没有开机,他木然的坐着。他点上一支烟,望着眼前飘渺的烟雾,他突然想起了陈高工的话:“你想知道吴燕的小秘密吗?你的女儿可能不是你的哟。”


“这是小秘密吗?这是惊天的霹雳啊!”


方涛想到陈高工那张狡诈的得意洋洋的脸,你这个秘密,可是毁了我的一家啊。


方涛想到了部长说的话,“吴燕一上班就会对产品升级,可是她怎么会走了呢?”


“是啊,她怎么会突然间就离家出走了呢?”方涛也在向自己提这个问题。


“你想看看吴燕的鉴定物件吗?那是几根男人的长头发。”又是陈高工的话。


长头发,哪个男人的?方涛面对电脑两眼圆瞪,他真想把那个长着长头发的脑袋撕得粉碎。


屈辱,愤怒,方涛低下头,刻骨铭心的痛苦,胸口一阵阵发紧,像在痉挛,方涛双手紧握拳头,不由自主的把手中的烟盒捏成了一团。


他又打开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烟雾冥冥中,方涛又看见一张脸,仍然是陈高工那张诡异的得意洋洋的脸。


“你想看亲子鉴定的结果吗?我把报告单复印给你。”


这才是击倒吴燕的最后一支暗箭,是把吴燕逼到绝路的原因啊。


一个女人,可以承受辛苦,也可以承受委屈,但是她能够承受这让人难以启齿的羞辱吗?尤其是像吴燕这样要强女孩,这样的消息公之于众,会杀了她,置她于死地啊。


吴燕应该是还有理性的,她没有做极端,她带走了孩子,还带有奶瓶,她会给孩子喂奶。


吴燕已经没有了奶水,方涛知道,她在承受打击。


她是为了孩子,孩子不能没有幸福,没有快乐。孩子不能够决定自己的出生,不能够选择自己的DNA,但孩子不能没有母亲,吴燕是在尽一个母亲的责任。


孩子什么也不知道,懵懵懂懂的来到这个世界,不应该承受歧视,不应该得到不公平。


“小海女,方海女,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啊,陈高工的话,我能够相信吗?”方涛望着电脑,眼前一片迷茫。


电脑的显示屏上,蒙着厚厚的灰尘,路由器的小灯不再闪亮,旁边的音箱上立放着一张照片,是吴燕抱着小海女在看着自己,她们都笑得好甜。

方涛一直盯着这张照片,迷迷糊糊中,他看见了吴燕,看见了过去的吴燕,好多年了,她不都是这样笑过来的么?

一脸的真诚,一脸的灿烂,没有一点虚伪。这是一个没有一点点阴霾的人啊,我曾经对她许诺过,爱她到永远。可是,她就这样离开了,为什么离开?

是因为对我没有爱了吗?不是,绝对不是。方涛不愿意承认,他认为这不是事实。


可是事实是什么呢?是因为有一种亏欠吗?亏欠什么?是觉得对不起我吗?那不正是说明她对我仍然有着深深的爱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能够就这样让她离开吗?


看着相片,方涛想,吴燕此时也许正在一个小旅馆,正在孤零零的陪伴着海女,她们还笑得出来吗?她们将怎样生活?


陈高工的话我真能相信吗?方涛想大哭一场。


“宁信其无,不信其有!”突然间,方涛用他那粗大的手指,在布满灰尘的电脑桌上,写出几个字。


(未完待续)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12-21 17: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女人,可以承受辛苦,也可以承受委屈,但是她能够承受这让人难以启齿的羞辱吗?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20-1-19 12: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