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0|回复: 1

照母山的故事:(88)王教授查房

[复制链接]
三千里 发表于 2019-10-16 07: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照母山的故事:(88)王教授查房


清晨,天刚蒙蒙亮,海扶医院开始查房,王教授带领一群医生走进来了。这是一个标准间,有两个床位,他们首先走到了靠窗户的病床,那是一位子宫肌瘤患者,姓叶,来自浙江,昨天已经做过海扶手术。

这个1978年恢复高考,从古剑山上走下来的知识青年,在医科大学附二院实习的第一天开始,就喜欢上查房。不过,那个时候,他是跟着著名的妇产科专家凌萝达教授查房的。

凌萝达,浙江杭州人,1945年毕业于上海医学院,师从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 凌萝达医生在上海医学院工作十年,为了支援西南,五十年代调到山城,任医科大学附二院妇产科主任。

王教授大学实习时在附二院,凌萝达发现这位个子不高的学生是一个人才,勤劳善良有钻研精神,有意识的对他培养,希望他毕业后留校。哪知道,毕业分配名单一公布,留校名额里,竟然没有这位学生。

一些学生有后台,是这个学生没有背景吗?凌萝达本来是一个性格谦和的人,这次却发怒了,她直接找到校长,你们毕业分配凭什么?你知道这个学生的学习情况么?

留校名额有限啊,校长说,我们也知道他很优秀,但是他本来就是来自郊县,分回去不是更好吗?

"我需要他,我们妇产科需要他,他是个人才,你必须把他给我要回来。"凌萝达教授毫不客气。

"我们研究研究,你先回去,研究了我们再把结果通知你。"

"不行,必须马上办,我就在这里等。"凌萝达教授坐在校长办公室里,不走了。

专家发怒,校长屈服。那个年代的校长,在好多专家面前,不会摆架子,尤其是在这位"中国妇产科学贡献奖"的专家面前,他们不敢盛气凌人,领导就是服务,校长必须要屈服。

没有想到,凌萝达的这一次发怒,竟然为山城医科大学,为中国妇产科学,怒出了一个能够做出世界级发明的学生。

王教授在凌老师身边,一边工作,一边深造,分别读了硕士、博士研究生。他得到了这位老妇产科学专家的真传,医德、医术提高很快,成为附二院最受病人欢迎的医生之一,成为了九十年代四川省最年轻的正教授。

王教授记得,凌萝达在查房时,她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一位母亲,寒热冷暖,吃喝睡眠,焦虑纠结,什么都谈,用她那吴侬软语的普通话,慢慢的与病人交谈。老师的言传身教,在那个年代就已经融入了王教授的血液。


王教授微笑着走到叶女士身边,看着病人,说,"你是小叶吧,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王教授知道,这个时候,病人已经历了手术,身体的病灶消除了,但是怎样巩固治疗成果,让她在身体上配合恢复,在心灵上树立健康的思维习惯,这是一个人从病人到健康人的转折点。

就好比打仗,占领了一个城市,怎样守住它,不再沦陷,这是一个指挥员要考虑的。

"好多了,好多了,我认识你,王教授,谢谢你来看我。"叶女士已经坐起来了,妇科主任站在她身边,用标准的普通话介绍叶女士的情况。

王教授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托着下巴,静静的听。主任介绍完毕,王教授对叶女士说: “你的病情不复杂,就是一个简单的子宫肌瘤,虽然有十公分,但已经海扶治疗了,会逐渐吸收缩小的。”

“你是浙江人,浙江人历来很勤奋,你们对事业有着几乎完美的追求,却忽略了健康。是不是这样啊?”王教授笑笑,看着叶女士。叶女士直点头。

王教授说,“你说你为什么会长子宫肌瘤,为什么肌瘤会这么大?你的情况不是个例,现代社会,女性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日益在增加,如果不能保持一个乐观的情绪和平和的心态,过度焦虑与压抑就容易导致内分泌失调,如果持续时间长,给身体健康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子宫肌瘤就是这个负面影响反应出来的一个后果。”

叶女士频频点头,说我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喜欢追求完美,喜欢纠结,经常半夜三更睡不好觉。

王教授说,希望叶女士要用对事业的尽心程度,来对待自己的健康,找到努力工作和健康生活的平衡点。


吴燕远远的看着王教授与叶女士对话,她像回到了一年多以前,觉得好温馨。去年,王教授也是这样和自己谈话,还说到了自己的工程师工作,说到创新思维,说创新就是走新路,是独辟蹊径,不重复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后来自己搞集成电路芯片设计,也时常想到王教授的创新思维的话呢。

吴燕正沉浸在回忆中,王教授已经走到了她的病床边,妇科主任照例用她很标准的普通话,很规范的介绍病人情况:23床,吴燕。

吴燕?王教授楞了一下,看了吴燕一眼,好熟悉的模样,名字也好熟悉。

妇科主任接着介绍: “吴燕的病不是子宫肌瘤,也不是腺肌症,她是昨天晚上我们医院收治的急诊病人。”

王教授又愣了一下,我们医院不收急诊的啊,她是什么病?王教授一边继续听妇科主任介绍,一边看着病床上坐着的姑娘。

王教授发现,这个姑娘也在看着自己。

很面熟,哪个吴燕?是一年多以前,一个人偷偷的从海城跑来的,那个叫吴燕的子宫肌瘤患者吗?

她怎么到山城来了?怎么到我们医院来看急诊了呢?

吴燕也一直在盯着王教授,从王教授一进门,她就认出这个身材不高,脸上总是挂有刚毅神情又充满温情的医生,就是一年多前见过的王教授,海扶刀的发明人。

吴燕记得,王教授曾经很坚定的告诉过她,子宫肌瘤就是个普通病,常见病,是能够战胜的,“三分靠医生,七分靠自己。”正是王教授的话,给了我勇气和方法,这一年多来,我已经完全不是病人了。

妇科主任继续介绍:“吴燕感冒发高烧,现在已经退烧了,温度正常,可以出院。与吴燕一起来的有一个婴儿,是吴燕的女儿,感冒更严重一些,现在病情已经稳定,正在观察,如果没有新的问题,今天她们都可以出院。”

“吴燕有女儿啦?女儿在哪里呢?我去年见到的那个吴燕八年没有生育,一直在为不能怀孕而发愁呢。”
王教授的大脑在努力的回忆。

王教授看着病床上的姑娘,圆圆的脸庞上,像山城女孩子一样白皙的皮肤,不像大海边的女孩有一种深铜色的肤色。

她不可能是海城的吴燕,王教授看见吴燕旁边陪伴床上坐着的老太太,那应该是她的妈妈,老太太更是典型的山城老年妇女的衣着和长相。

王教授看见老太太也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王教授在记忆里努力搜索,这个吴燕似曾相识,这个老奶奶也似曾相识,我真的是在哪里见过她们吗?

“这是王教授,小吴。”妇科主任把病人的情况介绍完以后,对吴燕说,“王教授来看看您,您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可以跟王教授说的。”

王教授向前走了两步,靠近病床,笑眯眯的看着吴燕,正准备说话,吴燕突然一把拉住了王教授的双手,紧紧地握住。

吴燕说,“王教授,我认识您,您还认识我吗?我是吴燕啊,我是去年来过这里的海城的吴燕啊!”

王教授一下子惊呆了,真的是海城的吴燕吗?怎么到山城来了?

王教授让自己镇定下来,笑着说,“我认出来了,你是吴燕,我们去年见过面,今天我们又见面了,真的是很高兴又见到你呢?怎么,现在有孩子了?孩子多大了,在哪里?”

王教授急于想看看孩子,这应该是又一个海扶宝宝,他转向站在一旁的妇科主任问。

主任说,“孩子在观察室,昨天晚上抽搐的很厉害,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哦,没问题就好了,吴燕,你们母子好好休养一下,秋天来了,注意加衣服,别再受凉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们的。”

王教授又转向妇科主任说,“要把吴燕女儿的病完全治好,治好了才出院,重感冒出院后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注意随访。”

王教授看见老太太一直在看自己,他知道当母亲的心里放不下女儿和孙女。

王教授笑着对老太太说,“您是吴燕的妈妈吧,您也要注意身体哦,别累病了哦。”

老太太仍然笑眯眯的,看着王教授,说,“好,好!我的身体没得问题,谢谢你们医生哦,你们医院真的是好负责任的哟。”

怎么吴燕妈妈一口山城的本地话,这个声音好熟悉,王教授突然想起什么来了,这个老太太,不正是解放碑大院里我亲戚家的邻居苏嬢孃么?三十多年了,她老了很多,但口音没有变,还是乐呵呵的。

王教授绕过病床,走到老太太面前,拉住老太太的手,仔细的端详,说: "你是苏嬢孃吧。"

王教授说,“我想起来了,你是苏孃孃,你就是我解放碑亲戚那个院子里的苏孃孃。”王教授很坚定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哈哈大笑起来,说,“是哦,我是苏孃孃。你是小王,你是小王医生,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在电视上我经常看到你,我一直记得你的呢。”

王教授紧紧地拉住了苏孃孃的手,他知道,这是个非常善良的老太太,她那个时候在解放碑,和亲戚住一个院子里,最喜欢帮助人,最喜欢做好人好事,三十多年没有见了,她有些老了。

吴燕也看着苏婆婆,一脸慈祥,她多像我的妈妈呀。

王教授拉住苏婆婆的手,问候了很多,苏婆婆也一直夸奖王教授,说海扶好,海扶了不起,说海扶医院好,说你们医院像大足石刻的观音菩萨呢,病人去了,求一个好一个。

苏婆婆乐呵呵的对王教授说,小王,你还记得你在解放碑医院治疗的那个蔡婆婆不,她是乳腺癌,你给她做的海扶。

王教授说,记得记得,那是我们最初的病人呢,是不能忘记的。

“蔡婆婆现在还活得好好生生的呢,好多年了啊,全靠你们啊,小王,你们真的是菩萨哦,不得了哦。”苏婆婆说这些话的时候,幸福得像一个小孩。

王教授跟苏婆婆说,“你在哪里住,给我留一个地址,今后我们来看你。一会我要去见一批客人,他们也准备开展海扶。”

苏婆婆说,“小王,你去忙,我晓得你忙得很哦。”

王教授跟吴燕也打了一个招呼,就匆匆的走了,吴燕不知道,王教授一会要见的客人竟然是方涛。吴燕也不知道,方涛已经联系了他在海城的办民营医院的朋友,要在沿海一些城市开建海扶分院。

(未完待续)

 楼主| 三千里 发表于 2020-9-25 10: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让我想到了一首老歌,老房东查铺。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21-12-7 20: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