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99子宫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442|回复: 101

重庆照母山(一个子宫肌瘤美女与海扶的故事)

[复制链接]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3 12: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照母山,重庆主城区的森林公园,十里松海,四季花开。山下湖边有一座庭院,绿树掩映,神秘幽静,有一些穿白大褂的人出入。是养生馆?疗养院?还是贵族医院?当地鲜有人进。但每天却有救护车从机场、火车站拉来不少外地美女,还有国外美女,其中不乏金发碧眼的欧美女郎,她们来这里做什么?

作者:高原  古剑  谢群



前言:美女工程师吴燕因患子宫肌瘤,结婚八年不孕,她爱美,不愿开刀,四处求医无果,一个偶然机会,从网上了解到一种神奇医术,不开刀,不流血,不麻醉,就能够治疗各种肿瘤,也包括女性的子宫肌瘤和腺肌症。于是,她孤身一人千里迢迢来到神奇医术的发源地重庆照母山。吴燕的结局如何?她会是受骗了吗?本文将展现一个美女的曲折悲欢的离奇故事。


第一节:中国功夫

“有专车来接,哪里有这么好的医院?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反正我是不会送你去重庆的。”在飞机上,老公的话,一直在吴燕的耳朵里回响。这是一位来自厦门的姑娘,阳春三月,她仍然穿一件褐色的毛衣,脸色有些苍白,五官端正,有一种病态的美。

是啊,我是不是会受骗呢?仅仅在网上凭一些所谓的志愿者的话,我就千里迢迢的从厦门来重庆,这可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啊,何况现在的医院,哪一家没有医托,说的是天花乱坠,最后让病人一场空。真的有网上所说的那样好的高新技术吗?真的有群上的那些患者说的那样好的医院吗?方涛说过多次,现在网上的好多患者是假的,是冒充的,是托。

吴燕的心中不免打起鼓来。

吴燕大学毕业后,在厦门一家公司做工程师,结婚已经快八年了,仍然没有孩子,后来查出是子宫肌瘤,已经长到8厘米了,还有两个4、5厘米的。当时厦门医院那位姓朱的教授问她:

“结婚了吗?”
“结了。”
“生孩子了吗?”
“没有。”
“那我尽量给你保留子宫,做腹腔镜,但是不排除途中会转为开腹,也不排除如果大出血或者其他因素而转为切除子宫。”

朱教授一脸冷气,好像在审讯犯人,最后给吴燕做出了“庄严”判决。

这个判决是不可改变的么?有哪个病人敢不听医生的,我敢违抗判决么?当时吴燕听了心中一阵颤栗。切子宫,我还没有孩子啊。吴燕太喜欢孩子了,她的同学、闺蜜都有孩子了,每每看见那些娇嫩的小脸,胖胖的小手,她都忍不住想亲上两口。吴燕也很喜欢自己,她有自爱情节,凡事她会用心而有主见。到现在三十多岁了,身材仍然像二十岁的女孩子一样,丰满的胸部,细细的腰,皮肤细嫩而有弹性。

我要孩子,我也要子宫,我知道子宫的作用。没有了子宫,我还是个女人吗?吴燕看过著名作家毕淑敏的很多小说,《血玲珑》、《红处方》、《拯救乳房》,毕淑敏是不是当代最著名的女作家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毕淑敏老师是当代最了解女性的女人,尤其是毕淑敏老师的《费城被阉割的女性》,让她看了后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我不能做那样的女人,毕老师已经用惨不忍睹的事实告诉我了,难道我还要去任人宰割吗?

吴燕没有采纳朱教授的意见,回到家,那段时间,她是吃不下,睡不香,瘤子的阴影像魔鬼附体,让她整日间神魂颠倒,这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不到三个月,就花容失色。

吴燕的老公叫方涛,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生病初期的那段时间方涛也正好在家,对吴燕是百般呵护,方涛在网上看了子宫肌瘤影响怀孕,专门带吴燕去看了老中医,吃了活血化瘀、消滞去湿的药,吴燕还去医院开了很多宫瘤消、桂枝茯苓胶囊等,可是月经好了一段时间,一停药,马上就报复性的滚滚而来,并且月经量越来越多,月经期越来越长,她甚至上班都不敢穿裙子了。吴燕还出现了腰腹酸胀、尿频便秘等症状,非常的痛苦。她去医院复查,子宫肌瘤又大了。

吴燕本来就白皙的脸变得越来越白,已经是苍白了,她经常头晕,她怀疑是不是贫血了。子宫不能切,药物又不管用,吴燕在绝望中终于想到上网查一查,看看像她这样的病人,是用什么方法治疗的,如果都是动刀子挖肌瘤,尽管可能会让子宫变得像马蜂窝,她也认了。没有办法了,开刀就开刀吧,不外乎就是肚皮上多一条蜈蚣,那也许就是我命中注定。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切子宫,这是她的底线。因为她从小就知道,妈妈是怎样离婚的,妈妈就是因为子宫肌瘤切了子宫,而被爸爸休了的。

“小姐,来一条毛毯吗?”空姐看见靠着椅背眯着眼睛的吴燕,关心的问。
“谢谢!”吴燕接过空姐的毛毯,看了看机舱内,好多乘客仍然在昏昏欲睡,看样子重庆还早呢。盖上毛毯,吴燕觉得身上暖和了很多,看样子重庆民航也很体贴人啊,吴燕不知不觉中又闭上了眼睛,回忆起几天前的情景。

那一天晚上,吴燕又在百度上搜索“子宫肌瘤”这个关键词,她打开网页,又看见一排排子宫肌瘤治疗医院的网站,她知道,排在前面的是靠交钱竞价排名上去的,她不屑于看。吴燕一页一页的往后翻,突然她发现有一个叫99子宫网的网站,好评是百分之百,怎么排在这么后面?吴燕有些疑惑,但又有些好奇,她信手点开这个网站,决定好好看看。在99子宫网,吴燕发现有不开刀、不流血、不麻醉的治疗子宫肌瘤的手术,叫海扶超声消融,她立刻被这个网站吸引了。

上面介绍了一种叫海扶的治疗方法,说是当代最先进的高科技医疗技术,就是用超声波,像做B超一样,用探头贴着病人的肚子,通过水囊发射高强度超声波,把子宫里的瘤子杀死,死亡的瘤子会被身体逐渐吸收,病就自然而然的好了。身体的吸收功能吴燕是知道的,就像头上摔个包,过几天就消了,是被身体吸收了。但是超声波能够隔着肚子杀死瘤子么?有点神,神得难以让人相信,吴燕的警觉神经调动起来了,她没有关闭网站,她到要看看,到底是真的有这个技术还是是骗术,她知道,现在的骗子是什么花招都使得出来。

吴燕看见了一首诗,叫《中国功夫——海扶刀》:
卧似一张床,站是一门炮,肿瘤治疗有新招,手术不用刀。
没有血肉飞,医生操鼠标,荧屏轻点顷刻间,瘤儿已烟消。
世界之神奇,隐形超声炮,隔山打瘤稳准狠,患者心中笑。
自古有战争,从来都伤人,而今不战屈敌兵,双方得安宁。
千年的梦想,百年的刀伤,指到病除不是梦,中华医术魂。

吹牛吧?吴燕想,哪有这么神奇的手术,简直跟武侠小说的一样,但那些都是虚构的啊,看看可以,用来消遣,打发时光。不过吴燕还是想看看这个不开刀手术它到底是怎么介绍的,吴燕是工程师,是搞电子产品工程设计的,超声波她也多少了解一些,她要看看原理。

99子宫网站上有个视频节目,叫《海扶刀——不流血的手术刀》,节目长29分钟,吴燕点开了这个节目。

“方涛,方涛,快来看!”方涛是吴燕的老公,他正在客厅里陪母亲看电视。
不知道是电视声音太大,还是什么原因,方涛没有回应。吴燕又大声的叫起来:“方涛,你听见没有?这里有一种不开刀治疗子宫肌瘤的手术。”

吴燕的声音很大,方涛终于进到书房。吴燕说:“你看你看,子宫肌瘤手术这里说可以不开刀了,你看看是不是真的。”
方涛懒洋洋地说,“你不要信网上的那些东西。”方涛站在吴燕身后,抚摸着吴燕的头发,有些爱怜,但又觉得吴燕很可笑,因为这个病到处乱急,甚至有点神经兮兮的了。

“这是中央电视台的专题报道呢。方涛你看,那个超声波开始发射了。”吴燕看见,一个教授站在治疗床边上,治疗床中间有一个圆形的超声波发射探头,探头里盛满了水,一个年轻的医生在远处操作电脑,他一点击鼠标,只见探头的水面上就涌动起水花,教授把一块有机玻璃放在水面上,“你看,你看,超声波把有机玻璃都融化了,你看,方涛,那个教授的手还伸进去了,伸进有机玻璃和探头的中间了,啊!不会烧伤手吗?”吴燕惊叫起来。

她看见教授把手从探头的水里取出来了,教授张开手掌,好好的,“哇,真是一点都没有烧伤呢。”
“手都烧不伤,怎么治疗肌瘤?”方涛不屑的说。
“是没有烧伤啊,你看记者的手也伸进去了,你看没有?”吴燕把头向后面看,见方涛已经没有站在她后面了。
“网上的东西,能够相信么?”走到门口的方涛丢了一句话。

吴燕心中不悦,但她仍然坚持把视频节目看完。吴燕知道,聚焦是可以形成高温的,这是常识,比方太阳光就可以聚焦形成高温。吴燕明白了,光波是不能通过身体的,但超声波是可以在身体里通过的,发射超声波的探头也是个聚焦器,刚才超声波的焦点是定位在探头的水面,能够融化有机玻璃,如果把超声波的焦距再延长十几厘米,焦点是不是就可以进入人的身体里,不就可以杀伤瘤子了吗?

这真是太好的技术了,吴燕心中禁不住狂喜,真的有这样好的技术吗?真的能够不开刀就制服子宫肌瘤吗?

吴燕发现这个网站有很多QQ交流群,她进去了,她需要看看那些QQ群友是怎么评价这个技术的。

在群里,有很多人发言,她静静的看。她发现,这个技术是中国发明的,发源地在重庆,现在很多先进国家都引进了,而在她们厦门,这个技术却没有。她又进入99子宫网论坛看患者写的文章,好多患者都做了海扶,并且效果也很好,还有不少做了海扶后生孩子的。

好,去重庆,一定去重庆,吴燕的心中马上做出了这个决定,可是当她把这个决定告诉老公时,却被方涛当场泼了一瓢冷水。

“吴燕,你不要一天到晚想东想西了,网上的东西,能信吗?”方涛拒绝吴燕叫他继续看网站,说:“那是骗人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我们厦门的医院看病,如果不行,可以去上海,北京,甚至去欧洲,到美国,我都陪你,你千万别想什么重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重庆有过什么先进技术。”

吴燕还是执着的想到重庆去看一看,试一试,这些年,她太痛苦了,不仅仅是因为子宫肌瘤,还因为繁重的工作,唠叨抱孙子的婆婆,和貌似关心但经常是一张脸沉重得像冬天的丈夫方涛。

这也不能完全怪方涛啊,哪个男人遇见一个月有十多天都来月经的妻子,能够快乐得起来吗?那不把他急死吗?吴燕觉得真的很疲惫,压抑,她也觉得很对不起老公,想尽快的改变自己的身体状态。

正想间,扩音器响了,通知飞机即将降落。


吴燕把头移靠在窗边,她看见了嘉陵江,看见了长江,看见了一座好大的城市,城市里还有一座长长的山脉,山顶上有一个塔,飞机从山脉旁边低低的飞过,就稳稳地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了。

吴燕随着旅客的人流,木然的走,突然间她愣住了,今天那个人会来接她吗?如果那个人果真来了,我该跟他怎么说。医院的车也会来啊,医院叫李娟娟的客服在她上飞机前来过短信,说车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两个人的车都来了,我该上谁的车?我是不是太随意了,太任性了?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想好啊。

吴燕推着行李到了出站口,看见了两块牌子,都写着她的名字。穿白衣裳的年轻女子,应该就是海扶医院的李娟娟吧,而远一点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岁月已经让他不再年轻,但掩饰不住他曾有的英俊。对,就是他,张超,15年前在厦门读大学时那位曾经让她春心萌动过的帅哥。他变了很多,如果他不举牌子,在这人群中,还真的认不出他来啊。

毕竟是她的初恋啊,一时间吴燕似乎已经忘记她到重庆来干什么了,她没有犹豫,快步从李娟娟的牌子旁绕过,到张超面前一站,发出响亮的一声:“嘿!”

张超眼睛一亮:“啊,是吴燕!真的是吴燕吗?”

正是,女工程师千里飞重庆寻找中国功夫,不经意间遇见初恋老同学。
(文中人物部分是化名。)


第二节:看病在机场遇见专车,你敢上吗?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6 14: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病人专车

吴燕是福建漳州人,进大学时不到十八岁,出落的像水仙花,鲜艳欲滴,圆圆的脸蛋,白白的皮肤,再加上一口动听的普通话,在那所全国各地帅哥云集的大学,吸引了不少眼球,男同学视她为校花,趋之若鹜。男同学中有很多北京、上海的,也有不少是华侨子弟,很多是富二代,一个个对吴燕垂涎欲滴,但吴燕就是对他们没有感觉,恰恰就看上了这个来自西部重庆的一个农村小镇的张超。张超学习成绩比较好,生性腼腆,他的床铺总是整理的很整洁,他也总是穿一身洗得发白的但是很干净的旧衣服。

吴燕在班上是班长,虽然追她的人很多,但是她唯独表现出来了的是对张超好,还带张超去漳州的家玩过,他们还一起去过武夷山,上过鼓浪屿,当然还有其他的同学。同学们出去玩都是AA制,是吴燕这个班长组织的,其他的人都交了钱,唯独张超,吴燕不收他的钱,因为吴燕知道张超的家里穷。但是张超也没有想一想,班长吴燕虽然有钱,但是她为什么收了别人的钱不收你的,你应该明白的啊,吴燕在这里面是多少有个什么目的,你也不想一想吗?

白送给你的水仙花,你也看不见吗?

张超真是个木脑壳,一直到大学毕业,他都没有向吴燕表白过,哪怕是一点暗示。难道还要女孩子主动提出来么?吴燕想,是不是重庆的美女太多了,他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容易有脾气,眼看大学四年即将结束,吴燕就打消了念头,并且一怒之下,大学毕业后,她就再也没有跟张超联系过。


毕业十一年了,这次鬼使神差,吴燕居然去翻了翻同学录,居然还莫名其妙的跟张超打了个电话。

张超拧着吴燕的行李,带吴燕来到停车场。在张超的小车旁边不远,吴燕看见了一辆救护车,一辆新型的白色的救护车,车上上印有一片长长的蓝色的海浪图样,海浪的上半部分弯卷成英文字母HIFU,吴燕觉得新奇,她看见一个司机在驾驶室里打盹,白色的车门上印的几个蓝色的小字:海扶医院。

果真是这家医院派车来接我的吗?吴燕想,是不是应该给李娟娟打个电话,免得她还在机场的到达厅里面傻等,吴燕想起了在机场出站口看见的李娟娟期盼的眼神,自己都没有跟别人打一声招呼,多不礼貌。正想着,电话响了,是李娟娟打来的。

吴燕准备接电话,张超叫她了:“吴燕,行李已经放好了,我们走吧。”
“张超,张超,你认识这家医院吗?”吴燕转过身来,兴奋的指着救护车上的字问,她想重庆的医院张超一定会知道的,何况这是一家高科技的医院,在重庆应该是鼎鼎有名的吧。
“什么医院,海扶?我不认识。走吧,快五点了,我老婆在家等我们吃饭罗。”吴燕没有想到,张超对她的问题完全不感兴趣。

吴燕有些失望,她默默地走到车边,把她的头探进打开的副驾驶的窗户,轻声的但似乎是又有些调皮的对张超说:“你知道我来重庆是做什么吗?”她在张超面前,好像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年代,那个时候的天真、活力、调皮,似乎都回来了,在老同学面前,吴燕又变成了那个简单而任性的女孩。

吴燕希望张超的车能够和李娟娟的救护车一起走,能够在老同学的陪伴下去海扶医院,是她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吴燕想到了老公方涛,哼,你还不陪我来呢,正好,张超陪我不是也很好吗?
“我不知道啊,你不是来出差的么?”张超感觉到莫名其妙。

“不是,我是来看病的。”吴燕转过头去,指着救护车,不无骄傲的说:“这辆车就是来接我的。”

“啊,来接你的?你看什么病啊?还专门有车来接你,你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张超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吴燕和过去有点不一样,有点不可理喻,神经兮兮的,想法那么不靠谱,到机场来接你的车你也敢上啊!不是骗你医病就是骗你车费,那天才听人说有人从急救中心到儿童医院,直径不到半公里,开一趟救护车就收了人家二百五,连高美美都说黑了点。

见吴燕没有说话,张超又补充了一句,“怕是骗你的哟,哪个医院会到机场来接病人哦,你们厦门有吗?”

“就是这个医院啊,好多外地的人来,他们都是在机场接的,群上都是这么说的。”吴燕坚信这个医院,因为张超的问题好多人在群上也问过,吴燕并没有因为张超的话而产生疑虑。

“你是什么病哦?吴燕,要跑这么远来,难道你们厦门看不好吗?”张超还是不理解。
“唉,跟你说也说不清,是妇科病,你们男人不懂得的。”
“什么妇科病?”张超执意要问,一副你不说我就不罢休的样子。
“子宫肌瘤。”吴燕知道,好多女的在单位上甚至在家里都不会说她的子宫里有瘤子的,因为子宫的病就是妇科病,妇科病就是难言之隐。见老同学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她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说了,她觉得张超不比别人,又这么热心,不说不好。

“哈哈哈。”张超笑了,“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呢,我老婆是医生,告诉你,我老婆是三甲医院的妇科医生,她每天都要看好多子宫肌瘤的病人呢,走,这个病怎么治,她清楚,我们可以去问问她,也可以问问她这家叫什么海扶的医院靠不靠谱。”

看见吴燕没有动,张超又补充了一句,“重庆的医生总应该了解重庆的医院吧。”
张超这些年也听说有不少的民营医院办起来了,但是基本上都是坑病人的,他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一家民营医院被病人说好话的。这会是一场骗局,张超又看了一眼那辆印有蓝色海浪的救护车,他绝不能让吴燕上当受骗,这位在他的心中一直占有重要位置的女孩,一定不能让她上当受骗。

也许是张超最后的一句话说服了她,重庆的医生肯定会了解重庆的医院,吴燕拉开车门,上车坐定,给李娟娟发了一条短信:“我已经到重庆,我要先去朋友家,谢谢你们接我。再联系。”

汽车在机场高速公路上疾驶,张超的思绪也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厦门,其实那时他何尝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想法的,他当时知道吴燕是很喜欢他的,只是他不敢接受,那么多男孩子都在追她,他敢去夺人之美么?他没有那个胆量,他怕那些男孩子揍他,他们哪一个不是比自己长得高大威猛,他只要有一点点主动的表示,一定会挨那些男生的拳头。张超把这个念想深深的窝在心底,他想,何况自己是一个来自西部山区的农村孩子,能拥有东海龙王的女儿么?龙王会接受么?张超想都不敢想,那只能是一种奢望。

张超侧眼看了看吴燕,她仍在那里发呆,长长的睫毛下两个眼睛一直望着前方,她还是那么漂亮,只不过没有了当年的天真。多了一分苍凉,一丝忧伤,女孩子变成女人了,就会这样吗?

张超似乎已经感觉到吴燕与当年有些不一样了,有些神经质,有些不可思议。曾经多么天真活泼聪明可人的女孩,曾经他少年男儿心中的偶像,他倾慕的公主,他暗恋的女王,这次竟然会一个人奇怪的跑到重庆来。张超想到了一个词:孤苦伶仃。

吴燕毕竟是我心中最喜欢的女孩啊,张超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豪情,一种悲壮,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保护好吴燕,决不能让她受骗上当。

真是,看病在机场遇见专车,你敢上吗?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hy767991 该用户已被删除
hy767991 发表于 2017-3-24 11: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真爱英 发表于 2016-3-16 18: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才抽空看完了后面几集     这个结局很美满    好人有好报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5 14: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无助女孩

“吴燕,你到了重庆了吗?”  是方涛的声音,怎么今天方涛变得如此温柔。
“到了。”吴燕冷冷的回答。
“住进医院了吗?有床位吗?”老公完全不像以往那样大大咧咧,问的很仔细,也很亲切。
“住进了。”吴燕不好说她没有到医院。
“医院干净吗?医院有食堂吗?饭菜你吃得惯吗?你可要注意,重庆的菜辣啊,辣的你要少吃一点。”

吴燕没有回答,因为她回答不出来,只是“嗯”了一声。
“吴燕啊,你一定要小心观察啊,看看医院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是骗人的,你就马上回厦门来,我到机场接你。你千万别像往常那样任性啊,有什么一定要跟我说哦。”
方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体贴人了,吴燕禁不住鼻子一酸,抽噎了一下,说:“好了,我知道了。”
看方涛没有再说什么,吴燕就挂了电话。

张超一直在观察吴燕说话,他在厦门四年,但是闽南话还是没有学会,也基本上听不懂,他只能关注吴燕的神态。吴燕放下电话,对张超和高美美笑了笑,说:“没什么,是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张超说:“那就好。”他看了一眼高美美,又对吴燕说:“那这样吧,既然美美都说了,连她也不清楚海扶,她们主任也说海扶不靠谱,你就不用去什么海扶医院了,我们重庆的人,看病都是到附一院、附二院、新桥、西南这些大医院。”
张超停顿了一下,又说:“这两天,你就在重庆玩一玩,我明天先带你上照母山,后天我们去渣滓洞、白公馆和磁器口古镇,我这几天休假,正好有空陪你。照母山有个人和湖,有孝子泉,有孝母牌坊,有揽星塔,是森林公园,空气新鲜,风景优美,你也好散散心。”

张超见吴燕没有反对,就又说,“今天晚上,你就住我们家吧。”  张超看了一眼高美美,高美美说:“可以,不过我没有时间陪你哦,一会主任来了我们要打麻将。”

吃完饭,吴燕要帮助收碗筷,张超忙说,“你不管,你不管,你去陪美美坐坐,这些我来。”高美美已经坐到沙发上了,她也在招呼吴燕,说,“你过来跟我看一会电视,一会儿打牌的就来了,就没有时间陪你了。”

张超的动作真快,不一会就洗完碗,把厨房饭厅整理干净。他把吴燕带进副卧室,卧室里一应俱全,电视,卫生间都有,张超正在壁柜里取卧具时,外面的门铃响了,听到高美美在大声的应答:“主任,来了,来了!张超,快点,主任来了!”

张超赶忙打开卧室的电视机,就出去了。吴燕一个人在卧室看看电视,觉得没意思,想睡,又睡不着。她打开手机,想看看99子宫网上的群友的说话。平常她上群都是看,看大家怎么说,很少发言。

吴燕又看见了那些熟悉的网名,看见大家照例是在讨论子宫肌瘤、腺肌症、海扶、怀孕、生孩子等问题,这些吴燕都很关心,平常她也经常看,她觉得这个群给了她很多知识,群友们说的话基本上是真实的。

这个时候,她看见有一个叫小米的群友在问:“厦门那位姐姐到重庆了吗?”
有人回答:“不知道啊。”
小米说:“她昨天晚上还在说今天要去重庆,不知道到了没有呢。”

吴燕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她是说了今天到重庆,小米还说要想了解她去重庆海扶治疗的情况呢,要她随时报道,吴燕是答应了的。昨天晚上吴燕还处于即将去重庆海扶的兴奋之中,她确实是答应了小米,不能失信啊。

“我到重庆了。”吴燕在QQ群上发了几个字。她的QQ昵称是燕子。
“哦,姐姐,你到海扶医院了吗?”小米的眼睛真尖,马上看见了燕子发的话。

“还没有到医院。”吴燕回复。
“为什么没有去医院呢?姐姐。”小米问,“是医院没有车来接你吗?”

这个时候也有其他群友插话,“燕子,是不相信海扶医院吗?”
“燕子,你是去了重医附院了吗?是不是海扶医院不好办理异地医保,要三甲医院才好办理?”

吴燕没有回答,她不好回答,她不想伤这些可爱的美女的心,她不敢肯定她今天在高美美那里了解到的就是真实,但她也不知道真实到底是什么了。吴燕的心很乱,这个时候,她看见有一位叫三千里的志愿者在对她说:“燕子,你既然已经到重庆了,就去海扶医院看看吧,看一看,你也会多一些了解。”

吴燕知道这位志愿者三千里,是个老者,网上有介绍,是退休的铁路工程师,六十多岁了,在99子宫网做志愿者好多年了。吴燕看过三千里写的很多文章,正是因为这些文章,才使得她对海扶如此向往。他相信志愿者三千里说的是真实的,但是身边的人也包括重庆的大医院的医生、主任都不相信,都反对,到底是为什么啊?

吴燕有些困了,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赤裸裸的睡在手术台上,有一群医生在围着她,正在用锋利的手术刀划开她的肚子,她看见鲜血流出来了,有一只戴乳胶手套的手把她的子宫从肚子里拉出来,正在用刀子切,那子宫像一个血淋淋的肉球,更像一个婴儿的头,上面布满了青丝般的血管,每割一刀,婴儿头都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吴燕觉得肚子好疼,剧烈的疼,她极度的恐惧,尖声叫起来,大喊:“不要!不要!”

吴燕醒了,她满头大汗,坐在床上。吴燕看见窗外昏黄的路灯光,灯光下的树是那么幽暗,好像躲藏着鬼蜮,她的心中很害怕。此刻,她突然想起了妈妈,她想妈妈了,想见妈妈,她多么想回到妈妈的身边啊。

这次到重庆来,唯一支持她的就是妈妈。她想起了妈妈的话:“去吧,妈妈相信你。”妈妈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她看见了妈妈混浊的目光,看见了妈妈花白的头发,可是,妈妈,你能够帮助到我吗?

突然间,她想到了一个人,吴燕迅速的打开手机,输入99子宫网,打开那个网站,找到昨晚的那位叫三千里的志愿者的手机号码,飞快的发了一句话:

“老师,您能够帮助一个无助的女孩子吗?”

她躺下了,斜睡在枕头上,黑暗中,她一直紧紧地盯住她的手机,她的手机时不时发出幽蓝的闪光。

正是:重庆的老同学不相信重庆功夫,无助的女孩子寻求志愿者帮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4 12: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妇科机密

“美美,客人来了哦。”一进家门,张超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妻子说。张超的妻子姓高,在一家医院做妇产科医生,高美美正在嗑瓜子,她的面前摆着一杯咖啡,眼睛仍然盯着电视。


“哦,欢迎欢迎,”高美美并没有站起来,只是转过身,随手指了指她旁边的沙发,说,“过来坐,老站在那里干什么?”

“你也来杯咖啡吗?”高美美对走过来的吴燕说,吴燕笑了笑,说,“谢谢。”吴燕坐下了,高美美对张超说,“张超,给她倒杯咖啡。”张超顺从的给吴燕倒了咖啡,然后进了厨房,他从厨房马上就出来了,坐在高美美身边,小声的说:“美美,饭还没有做吗?”

“哎呀,我还真忘了,一个下午陪主任转街,主任买了好多夏天的衣服、鞋子、裙子,她说她又长胖了,非要叫我陪她,挑的我眼花缭乱,这不,我也是刚刚才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息口气呢。”
“哦,那我来做饭吧。”张超想,好不容易叫你做顿饭,你又忘了,但是在妻子面前,张超从来是有怒不敢言。
“我们出去吃火锅吧?也欢迎你这位同学。”
“不,就在家里吃吧。”张超想到吴燕的子宫肌瘤,可能要手术,不适合吃辣的。

张超进了厨房,开始做饭。吴燕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打量着高美美。她也是三十多岁,是那种保养得很好的女人,脸部有明显的经常做美容护理的光泽,眉毛弯弯,应该是精心修剪过。高美美正在饶有兴趣的看一个电视节目,好像是选秀的,时不时还和主持人一道哈哈大笑,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吴燕的存在。

吴燕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客厅很大,靠门边有一个很大的鱼缸,五颜六色的金鱼在绿色的水草里游动。客厅四周有好几个门,除了大门外还有好几个房间,有一道通向楼上的台阶,这个房子应该是两层,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平台,有花草,遮阳棚下有两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吴燕禁不住感叹,张超的房子好大啊。

张超的动作也真的是很快,不一会功夫,饭菜就端了上桌来。高美美对吴燕说:“吃饭。”
高美美拿出一瓶葡萄酒,递给张超:“开一下。”
张超打开葡萄酒,给高美美倒了一杯,然后给吴燕和自己也倒了一杯。

吃饭间,张超跟高美美谈起了吴燕到重庆来治疗子宫肌瘤的事情。
“子宫肌瘤,多得很啊,我每天要做好几台手术,有子宫肌瘤,腺肌症,巧克力囊肿,但是大多数是子宫肌瘤,这个把肌瘤剔除就是,如果剔除了还要长,切子宫就是了。”高美美讲的很轻松。

“如果你不想开腹,可以做腹腔镜,打几个洞,不过我明确告诉你,腹腔镜在子宫里面还是要动刀子的。”
吴燕问:“有不动刀子的治疗方法吗?”
“有啊,吃药。桂枝茯苓胶囊,宫瘤消,复方醋酸棉酚片,还有一些,不过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些药其实吃了根本不管用,吃药的时候,肌瘤不长,停药以后,肌瘤猛长。我们能长期吃药吗?不把你的肠胃吃坏才怪。”

吴燕点了点头,她认可这个说法,因为她自己吃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药,没有用,反而觉得胃口不好,经常反胃。她在其他的医生那里,从来没有听过说药不好的,看样子高美美医生说的还是实话。

“高医生,除了吃药,你有听说过有不开刀治疗子宫肌瘤的手术吗?”
“有啊,射频消融,我们医院就有,不过那玩意治不了大的,只能治小的,并且不容易治疗得准,它是用电烧,两根电针插进去,通上电,要不烧多了,要不烧少了,我们主任就是那方面的专家,主任说,那玩意不太管用,还是手术好,开了一了百了。”

“除了射频消融,还有一种叫超声消融的,高医生,你知道吗?”吴燕问。
“什么超声消融?”高美美有些不解。
“就是海扶,也叫海扶刀,听说是你们重庆发明的。”

“哦,海扶刀,我是听说过一点点,我们主任说过,是用高强度的超声波来烧瘤子。射频消融是通过电极针插进去,在瘤子里面烧,还多少有些谱,你超声波在肚子外面烧,那么高的能量,要通过皮肤、脂肪、肌肉、膀胱、肠道和子宫,不把那些玩意儿烧坏吗?子宫后面还有脊髓和神经,烧坏了谁负责?”



“听说海扶的超声波是在肌瘤内部聚焦的,在通过的地方是散的,不会烧伤其他组织,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吴燕仍然不死心,她想高美美是医生,应该是了解海扶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她还是想在高美美医生这里得到求证。

“聚焦?我没有听说过,我们主任说过,海扶在教科书上没有,凡是医学教科书上没有的,不能做,这是主任说的。主任还说,凡是她没有认可的,也不能做。医学的问题是个科学的问题,不能乱来,我们主任是市里有名的专家,她都说过,那个海扶不靠谱,你能信吗?主任一直跟我们强调,开腹,才是上百年来最经典的手术。”

高美美似乎有点兴奋了,一仰脖,喝完最后一口葡萄酒,提高音量对吴燕说:“吴燕,我老实告诉你吧,子宫肌瘤其实好多人都有,我们主任跟我说的,她就有肌瘤,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手术,她到现在五十多岁了,也一直拖着没有手术,主任告诉我们,子宫肌瘤绝经了,就没有事情了。我们科室有一半以上的医生都有肌瘤,大多数都没有手术。这个话我在外面是不说的,这是我们医院妇科的机密。”

高美美告诉了吴燕很多“机密”,但唯独没有告诉的,就是她自己也有子宫肌瘤,并且是肌壁间凸向粘膜下的肌瘤,对怀孕有非常大的影响的。这是高美美的顶级机密,她连张超也没有告诉过,尽管到现在她们也是还没有孩子,张超还一直以为高美美是采取了什么他不知道的手段在避孕。

吴燕很感谢高美美,在福州、厦门,她到过很多医院,看过很多医生,从来没有哪一个医生跟她说过这么多。但高美美的话,也让吴燕心中透凉,她想, 我还用去做海扶吗?我还需要到海扶医院去吗?我还需要跟李娟娟联系吗? 难道我真的是摆不掉开刀的命吗?我该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吴燕一看,是老公方涛打来的。

真是:重庆的医生不知道重庆的海扶,妇科医生告诉医院妇科的机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经典 发表于 2015-11-4 15: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很生动,情节跌宕起伏的,期待下集。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9 12: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半夜咨询

此时的吴燕特别清醒,睡意全无,她在等待,三千里老师会不会给我回复呢?手机上的蓝色的小灯在一闪一闪,夜色茫茫,它也是在跟我一样,在寻找方向?吴燕燕突然觉得有点想笑。这盏小灯,怎么平常自己从来没有留意过?此时看起来特别刺眼,周围黑黑的,它是在提醒我应该睡觉了吧。是啊,已经半夜12点过了,这个时候找一个陌生人,我是不是有点荒唐。

荒唐就荒唐,我也没有办法啊。吴燕有意识的放纵自己心中的倔强,她已经想清楚了,她不会过多的打扰三千里老师的,只想问三千里几个问题,谁叫他是志愿者呢,吴燕心中也忍不住笑了一笑。

一是超声波是怎样进入肚子的,会不会烧伤皮肤?吴燕在99子宫网的视频上看过,超声波在发送的过程中是散的,只有在焦点的地方才有很高的能量,怎么高美美医生说会烧伤呢?高美美可是妇科医生啊,并且是大医院的妇科医生。

二是超声波在杀死肿瘤的时候,会不会也损伤子宫?子宫肌瘤是在子宫里,挨得那么近,肌瘤都烧死了,难道子宫不受伤吗?

三是瘤子还在肚子里,会不会癌变?这个我忘记问高美美医生了,可是我记得原来给我看病的医生都有这样说的,有的说要变性,有的就直接说癌变,她们说要把肌瘤挖出来,还要做活检,确定不是恶性的,才能放心,是这样的吗?

再一个是想得到三千里老师的确认,我真的是可以相信海扶吗?我真的是想做海扶啊,我不想开刀,不想在肚子上留下疤痕,我更怕那些医生说的:如果出现大出血等危及生命安全就会转为切除子宫,那是我不想要的啊。

吴燕知道,志愿者三千里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他应该不会说假话吧。

黑夜里,手机的蓝色的小灯闪的很急,像吴燕的心情,吴燕睁大眼睛看着,老师会给我回复吗?这么晚了。 突然间,她听见了短消息提示音,叮叮叮,她迅速打开手机,正是三千里的回复。

“你是谁?” 回复很简单,短信上只有三个字。
“我是患者。”她打了四个字,飞快的发出去。

吴燕想四个字是不是太简单了,她马上又打了一行字:“老师,我可以给你来电话吗?”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她喜出望外,她想应该是三千里老师来的,她没有想到三千里老师真的会给自己来电话,但是却真的来了,看着那串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

“三千里老师,是您吗?真的是您吗?”
“是的,是我,我是三千里。” 对方的声音有一些低沉。
“这么晚打搅您了,对不起。”
“没关系的,你有什么事情吗?” 低沉的声音充满爱怜。

此刻的吴燕特别感动,她把已经想好的问题全部忘记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告诉三千里,她就是昨天晚上在群上说话的那个厦门的燕子,她已经到重庆了,但是她不知道到底应该不应该到海扶医院去。

说了这句话她逐渐平静了下来,把昨天向高美美了解的情况和盘告诉了三千里,也说了自己的担忧,她希望老师给她一个准信,到底海扶可不可以信任。

“可以信任。”三千里回答的很肯定。随后把吴燕的问题一个一个的解答。

志愿者三千里说:超声波从肚子外面发射到子宫里面,是一个由分散到聚集的过程,在分散的情况下,能量是不高的,只有在聚集形成焦点的时候,才有很高的能量。三千里说,你小时候玩过奶奶的老花镜吗?用它在太阳光下可以点燃纸片,那就是因为聚焦形成了很高的热量,可是太阳光会烧伤我们的皮肤吗?

吴燕明白了,说:“嗯,不会。”

三千里接着说:“海扶的焦点是由计算机控制的,就像精确制导导弹一样,能够指到哪里,打到哪里。海扶的焦点能够精确的作用在肿瘤里面,并且焦点很小,是毫米级,只要医生正确操作,它是不会打到其他的组织的,对于子宫肌瘤而言,它完全可以只灭杀肌瘤,而不损伤子宫。”

“第三个问题,子宫肌瘤会癌变吗?”三千里告诉吴燕,他曾经请教过两位重庆最著名的妇产科医生,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专家,一位是重庆医科大学最早的妇产科主任卞度宏老师,一位是第三军医大学最早的妇产科主任史常旭将军,他们行医六十多年的经历中,都没有遇见过一例子宫肌瘤恶变的病例。两位主任说:子宫肌瘤恶变,是教科书上的说法。”

三千里问吴燕,“你知道苹果树上可以结出梨子吗?”
吴燕说:“知道,通过嫁接。”
三千里问吴燕,“你认为长成的苹果可以变成梨子吗?”
吴燕说:“不会。”
三千里说:“是啊,长成的苹果,它就是变成烂苹果,也不会变成梨子的。医生们说的子宫肌瘤变性,实际上是一种良性变,如钙化,液化等等,不是恶变。子宫肌瘤就是变成烂肌瘤,它也不会变成肉瘤等恶性肿瘤的,它们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在这宁静的夜里,吴燕突然觉得懂得了许多,怎么在很多医生那里听不到的医学知识,在三千里这个不是医生的工程师志愿者这里,却能够听得如此简单而明白。

“我明天可以去海扶医院吗?老师。”吴燕还是想得到三千里老师的确认。
“当然可以。”三千里回答也仍然是十分肯定。

第二天清晨,张超早早的做好了早餐,因为高美美她们医院上班早。张超见吴燕还没有起床,就请高美美去叫她。

高美美轻轻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到吴燕床边,见吴燕仍然在熟睡。圆圆的脸蛋,白皙而细嫩的皮肤,长长的眼睫毛下,闭着的眼线显得更加细长,真是天生的一个美人儿。高美美不由得心生一丝醋意,难怪张超忘不了她。突然间,高美美发现吴燕的眼角边挂着一道长长的泪痕,她想,吴燕一定是在纠结肌瘤,不由又心生几分怜悯。女人,尤其是女病人,难,这一点她非常清楚,她有点庆幸自己是医生了。

工程师找工程师咨询医疗,医生们都干什么去了?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10 12: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节:照母山上

今天吴燕的精神特别好,一早,她随张超开车往照母山去。远远看见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张超说,那就是照母山了。吴燕看见,山的头部向西边高高隆起,山脉树木葱茏,蜿蜒数里,其中间有一九级宝塔,山的尾部围绕一个湖打了一个弯,好像龙尾一甩。张超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照母山是我们重庆人很喜欢去的地方。

他们在一个湖边的桂花林边停下车,张超说,这个湖就是人和湖。她们来到湖边,只见湖边青草萋萋,有不少人在此野炊。湖水碧波荡漾,绿荷清香,鱼儿戏水,野鸭飞行。她们沿着湖边的林荫道走,看见清澈的湖水,吴燕想到了武夷山,那里的水也异常清澈,她与张超一起乘竹筏漂流九曲河,好大的鱼,一群群在水里游,要是这里有小船多好。

她们通过一片枇杷林,青黄的的枇杷已经挂在树上,干净的石板路边有很多野花野草。

“这是柴胡,”张超指着一种灌木,“小时候我们感冒了,妈妈常用它的叶子熬汤给我们喝,柴胡还可以做菜吃,凉拌和炒来吃都可以。”吴燕知道柴胡这个药,医院里有这种针剂,她一直以为是西药呢。

吴燕看见有一大片植物匍匐地上,叶如荠菜,抽出花茎,在碧绿丛中绽开朵朵黄色的小花。她禁不住赞叹,“好美啊!”张超说,“这是蒲公英,小时候妈妈也常用来做菜。高美美说蒲公英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她还专门叫我到这里来采过,说治疗乳腺炎十分有效。”

哦,蒲公英吴燕知道,但她不认识叶片,只认识那有白色冠毛的一个个绒球,在草地上随风摇曳。如果把绣球摘下来用嘴一吹,白色的冠毛会随风飘得很远,小时候常在公园里玩过。一路走上去,张超还说了好几种野菜和草药,吴燕想,张超懂得的真多。

走出枇杷林,沿着掩映在云杉、松柏的公路往上走,她们来到了孝母泉。好多人在这里取水,有的用壶,有的用桶,有锻炼的老人和年轻女性,也有一些专门开车来的男人。他们说,这水纯净。

她们来到一个牌坊前,张超说,这就是孝母牌坊。吴燕看见一个白发冉冉的老者在与人讲照母山的来历,有人说,这位老者是人和镇上退休的中医师,他经常要来照母山取泉水,也採草药,闲暇时跟游客聊天讲故事。吴燕静静的站在旁边,觉得腿有点软,吴燕很久没有走这么多路了,她选了个石凳,坐下来慢慢的听。

三百年前,距此地十多里的嘉陵江边,有一山村,村中一对夫妇,养有一子。儿子天性聪颖,勤奋好学,夫妇俩送他到外地读书。在外几年,儿子终于学业有成,那一年,儿子进京考试,考中进士,正欲回乡报喜,突听有要好的乡亲密告,说母亲因为违背乡规,要被族人沉江处死,现在已经被关押在家族祠堂里。

儿子急急赶回,见母亲骨瘦如柴,腹部却高高的隆起,似有八月身孕。原来,父亲三年前因田地被人侵占产生纠纷,遭人暗害,母亲悲痛至极,加上思念儿子,整日以泪洗面,不知不觉中便患上病疾。夺田的乡人与族长暗中勾结,欲霸占他家全部土地,便制造谣言,说母亲偷人怀孕,按照族规,女人不贞,需身缚重石,扔进嘉陵江里,让江水吞噬那不洁的身体。

儿子明白母亲一定是生病了,便找到族长申诉,族长虽然知道儿子已经考中进士,心有畏惧,但无奈已与乡人勾结霸占了儿子家的土地,木已成舟,又看儿子年轻,且天高皇帝远,拒不认错,反而指责儿子不懂得乡规民俗,为官不洁。儿子无奈,便在当天连夜把母亲带走,到外地求医。儿子带母亲看过很多郎中,皆言不好治。眼见母亲日渐虚弱,治疗无果,经人指点,儿子带母亲去大足石刻,求观世音菩萨保佑。

大足石刻距重庆约一百里,建于宋朝,与甘肃敦煌、大同云冈、洛阳龙门石窟号称中国四大名窟。其千手观音甚是有名,方圆数百里百姓但凡重病皆是到这里求救观音。

在大足拜毕千手观音,夜里菩萨托梦,说儿子需带母亲去寻一山,山上有塔,山下有湖,山中有泉。山似龙形,湖拥龙尾,山中泉水终年不干。儿子需在此山陪伴母亲三年,且每日带母亲绕湖一周,上山一次,喝山中甘泉。三年后,母病可愈。

儿子回到重庆,不敢回家,怕蛮横乡人陷害,便把母亲安置在客栈,独自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便在山下搭一茅屋安家,日日按照菩萨之言,搀扶母亲绕湖、上山,几易冬夏,毫无懈怠。三年后,母病痊愈。儿子回京赴任,礼部得知,把此事禀报皇帝,皇帝感其孝道,赐儿子一孝母牌坊,立于山中,并赐此山为照母山。

吴燕听完老者的故事,久久的站在孝母牌坊前,心中感叹。望着山顶的揽星塔,原来这是一座有灵气的山,是座神山啊。她对张超说:“她妈妈的病应该是子宫肌瘤吧,她的肌瘤那么大都能够好,我的也一定能够好。”张超看着吴燕笑笑,心想这只是个神话罢了,你还真信进去了。

张超想起了高美美对吴燕的评价,真是个神经,这么远跑重庆来找什么海扶。张超当时觉得高美美的评价有些过分刻薄了,虽然他也不希望吴燕受到刀伤之苦,但不开刀就治好肿瘤,现实吗?他也觉得吴燕是有些任性和偏执。

吴燕刚才走了些山路,她贫血的身体本已感觉疲乏,现在坐了一阵,听了老者的故事顿觉又有了精神。她拉着张超,向照母山顶攀登,一路上,她想到了鼓浪屿,想到了他们当年攀登日光岩,不也是她拉着张超么,这个腼腆的小伙子,这么多年了,还没有长醒,还是不懂得主动。

登到山顶,吴燕发现山顶很平,绵延数公里,是一片森林,一个城市里能够有这么大片森林氧吧,吴燕很感叹。游客很多,有很多小吃摊点,张超请她吃重庆酸辣粉和川北凉粉,真的很香呢,就是辣了一点。

他们来到照母山的最高峰,站在揽星塔下,迎面阵阵凉风吹来,蓝天白云,高楼林立,厂房遍地,吴燕心旷神怡。她好像站在了日光岩上,与张超一起看大海,看厦门。

“重庆好大啊!比厦门大多了,城市一眼望不到边。”她对张超说,张超露出自豪的笑容,心想,我们重庆是直辖市哦,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吴燕把目光从远处收回,又看见了山下的人和湖,她说,人和湖真像一只翩翩起舞的凤凰呢。突然间,她尖叫起来。

“那不是海扶医院吗?那一定是海扶医院!”张超顺着吴燕手指的方向,看见人和湖边的公路对面,绿荫中有几座楼宇,楼顶上有四个大红字——海扶医疗。吴燕想起来了,99子宫网的群友们都说海扶医院在高新区,挨着照母山,我怎么就忘记了呢。 “走,我们走,我们马上去看看。”吴燕拉住张超的手说,“走,快走!我们赶快去吧。”

张超愣住了,海扶医院,不是说好了不去的吗?怎么会在这里碰上了,昨天高美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个海扶不靠谱。不能去,何况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玩呢,张超没有动,他真的想和吴燕好好玩一玩,没想到,这个海扶医院,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真扫兴。

真巧,张超安排去照母山,吴燕无意发现海扶医院。
满天星 发表于 2015-11-10 17: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不知道现在的吴燕怎么样了,但是我相信海扶一定可以帮助她的,帮助她重拾女人的自信,帮助她实现做妈妈的愿望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11 12: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节:张超一怒为红颜

张超看着吴燕,昨天的苍白的脸上,因为上山运动了,在初春的阳光下泛起了红晕,很是好看。长长眼线的眼睛热辣辣的看着自己,无拘无束,天真率直,快乐的像个小女孩,他又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吴燕。他是多想和吴燕在这个山上好好玩一玩啊,过去在厦门读书时外出游玩都是吴燕花钱,今天自己也需要当一回主人,山上还有照母山庄,陶然古镇,有很多美食,我们都还没有去呢。

吴燕完全没有注意到张超的犹豫,不由分说的拉住张超就往山下跑。她像一只欢快的燕子,张开双臂,不停的啊啊的叫着: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找到海扶医院了!

吴燕跑在前面,兴奋极了,两个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山下的医院。她想到了昨天晚上小米的话,一会她一定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小米。她也想到了婆婆,我做了海扶,就有孩子了,你还能总念叨我吗?她也想到了方涛,他也不容易,结婚这么多年,每次他从国外回来,家里都冷冰冰的,这次一定要给他生个孩子,让他回来有个热融融的家。 她也想到了母亲,她结婚后母亲就一个人生活,母亲每次见到她,总是那种期盼的眼神,她知道,母亲在期盼什么。我一定要让母亲高兴,让她也能够像其他的外婆一样,乐呵呵的抱孙子。

吴燕拉着张超,女的在前,男的在后。他们跑下去的是一条公路,路面干净而平整,吴燕自小是个野性的女孩,善跑,张超来自农村,当然也不能输给吴燕。远看他们像一对欢快的少男少女,近看却是一个欢乐无比,一个痛苦至极,张超是极不情愿的跟着吴燕在后面跑。

不到半小时,吴燕他们就从山上跑下来。张超一看,海扶医院就在他停车的市长林旁边,张超知道,这个市长林,是亚太市长峰会在重庆召开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几十个国家的市长,开会后种植的桂花树林,没有想到这旁边是个医院,他还一直以为是一个政府的什么重要机关。 张超想到高美美的主任都说过海扶不靠谱,此刻他更有些警觉了。照母山下,人和湖边,这样美的地方,又这么幽静的环境,要不就是贵族医院,那些当官的有钱人去的医院,要不,他不愿意想,他不希望吴燕千里迢迢来重庆,竟然被骗去一个骗子医院。

吴燕她们来到大门前,看见有一个保安亭,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向里面,并没有像好多贵族庭院一样,本来直直的路,还偏要打个弯。她们走进去,保安也没有阻拦,干净的油石路面,一边是笔直的银杏树,一边是李子树林,李子树的新叶还没有长出,但李子花已经开放,一簇簇,一团团,洁白如雪,在微风中摇曳。

“这哪里是医院嘛,这里完全是公园,是疗养院啊,好漂亮啊。”吴燕一边走一边想,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还贪婪的嗅着李子花的香味。
“这哪里是医院嘛,医院会这样干净、清静吗?会有这么多果树吗?”张超远远的又看见有樱桃树和一大片枇杷树林,枇杷树已经挂果。“这里肯定是陷阱,”但是张超不知道陷阱里装的是什么,张超走在后面,越发坚定了他的想法。

吴燕想到了李娟娟,她拿出电话,拨通了李娟娟的号码:“是李主任吗?我是吴燕,我来了。”她知道李娟娟是医院医疗服务部主任,昨天在机场让她白跑了一趟,吴燕心中一直过意不去,总觉得欠了别人,今天终于弥补上了。
“是我,您是吴燕吗?您来了,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是吴燕,我已经到海扶医院了。您现在在医院里吗?”

“我在我在,我马上出来接您。” 吴燕站在一个宽大的玻璃门前,门已经自动打开,她看见里面的摆设,中间,四个大沙发围着一张大而方的茶几,四周有一些圆桌和椅子,有人在看报刊,有人在低声的交谈。这哪里是医院的大厅,完全是一家现代化公司的接待厅。

吴燕没有进去,她被大门的两边的文字吸引了。一边是希波克拉底誓言,是2400年以前西方医学鼻主希波克拉底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柬一切堕落和害人行为,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该项之指导,虽有人请求亦必不与之。”另一边是现代西医学之父威廉·奥斯勒的话:“伤害人体的疾病,需要用对人体伤害更小的方法来治疗。”这些是医学文明的至高境界啊,吴燕想,怎么在那些大医院就没有看见过呢?

张超也在看,并且他马上就经过脑子做出了分析判断,正规医院大门口都是医院的光辉业绩和悠长历史介绍以及专家教授的介绍,这个医院一定是没有辉煌的历史和顶级的专家,才拿什么医学鼻主,什么现代医学之父来装门面,肯定是骗人的,哪个正规医院会搞这些玩意儿?只有坑人的骗子医院才搞这些。我一定不能让吴燕上当受骗。

不一会,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面前,“你是吴燕吗?”吴燕急忙笑着回答,“是我,是我。”李娟娟笑容可掬的说,“欢迎欢迎,你们里面请。”

吴燕看李娟娟三十多岁,举止文雅,一见面就感觉到了她的亲和力,显得比那天在机场见到时还要年轻漂亮。

吴燕握着李娟娟的手,一起要准备走进大厅。这时,张超一个箭步跨在吴燕面前,双手一栏,说:“燕,你不能进去。”,“怎么?为什么?”吴燕很惊讶,两道眉毛竖起老长,疑虑的瞪着张超。

“燕儿,相信我。”张超斜眼看了看一旁的李娟娟,压低声音:“吴燕,我有一种直觉,跟我回去,一会我告诉你,听话。“ 吴燕正沉庆在见到李娟娟的喜悦之中,突然被张超阻拦,好像到一些客户单位遇见了蛮横不讲理的保安,她有些气愤了,她用力去推开张超,说:”你怎么这样,这是我想了好久的地方,请你不要阻拦我。“

张超坚定的站在自动门前,一动不动,自动门在张超身后一开一关。张超和吴燕就这样僵持着,吴燕终于忍不住,她一把猛地推开张超,拉住李娟娟,说,”李主任,我们走。“ 就在吴燕跨进门的时候,张超把吴燕的手臂紧紧地拽住,往外面拖。

吴燕死死的挣扎,终于她尖叫起来。”张超,你拽疼我了!“

张超松开手,不解的直直的看着吴燕,这是我曾经喜欢的姑娘吗?这是曾经给我留下过千万次回忆的那位有灵气的善解人意的姑娘吗?怎么像是疯了?这明明是个骗子医院,你怎么看不出来啦?张超终于不再阻拦,他说:”燕儿,你非要进去,你就进去吧,你会后悔的,我回去了。“

张超狠狠的瞪了李娟娟一眼,转身走了。吴燕看着头也不回的张超,怎么也想不明白,张超他怎么啦?见张超已经走到大门口的保安亭,吴燕突然想到,自己的行李还在张超家里呢。

正是:张超一怒为红颜,哪知红颜不领情。
 楼主| ゞ203珊ツ 发表于 2015-11-12 13: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节:初识海扶

张超走了,吴燕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李娟娟带着她参观海扶医院。在大厅的左侧,她看见一些展板,有中央领导同志视察海扶的,有外国和中国各地医院参观海扶的,还有两块展板,让她站住了,久久的不愿意离开。
上面是一些孩子,有的躺着,有的趴着,有的坐着,憨态可掬,一个个张开笑脸。还有的抱在妈妈的襁褓里,微睁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疑惑的看着这陌生的世界。每幅照片上都有妈妈寄语:

海扶小王子:成成
生日:2010年4月8日
海扶妈妈:冷傲火焰
妈妈寄语:宝贝,你的诞生不仅仅是妈妈的幸福,也让所有想拥有宝贝的子宫肌瘤妈妈们看见希望。

“海扶小王子是什么?”吴燕问。
李娟娟说,我们把做了海扶生的孩子都叫做海扶宝宝,男孩子叫海扶小王子,女孩子叫海扶小公主。这些海扶妈妈都是99子宫网上的群友,她们用的都是网名,这些图片和文字都是妈妈们发给99子宫网站的志愿者的。

吴燕太高兴了,我也一定要做一个海扶妈妈。她继续往下面看。


海扶小公主:美琳
生日:2010年10月25日
海扶妈妈:凯瑟琳
妈妈寄语:感谢上帝,将海扶赐给了天下的女人,医治了我的身体,赐给了我属天的宝贝,祈求上帝指引我的小女儿美琳人生的道路,使美琳在上帝和世人眼前蒙恩宠、有聪明,有谦卑柔软的心,有慈爱和诚实的灵,走正直的道路,一生到老都不偏离。

吴燕很喜欢这段话,但是她知道十二生肖里没有属天的,她问李娟娟,属天是什么意思啊?凯瑟琳是基督教徒吗?李娟娟说,你猜对了,凯瑟琳是基督教徒,她信奉上帝,但是这里的属天,是一种属像,意为天性相连。出自《庄子·山木》,称父子、母女、兄弟、姊妹等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称之为天属。

写得多好啊,吴燕想,孩子是上帝给的,是天给的,我也会感动上帝,感动上天,我也会像凯瑟琳那样,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的。

李娟娟说,凯瑟琳是珠海的一家涉外公司的经理,39岁了,她也是一直没有孩子,专程从珠海到重庆来做的海扶,那天她做海扶的时候,恰好是国际微无创医疗峰会在重庆召开,她海扶治疗后一下手术台,就在手术室里与大会现场现场连线,与开会的专家们通过网络用英语对话呢,现场有英国的世界腹腔镜之父,他对凯瑟琳、对海扶是大为赞赏。

海扶小公主:羊羊
生日:3月23日
海扶妈妈:今夕何年
妈妈寄语:宝贝,现在的你,是一个美丽童话的开始,以后的故事也许包容百味,但一定美不胜收。愿你健康、快乐、纯真善良......在这里也借此机会感谢海扶,衷心的谢谢你们!

海扶小王子:彭帅
生日:3月31日
海扶妈妈:爱上兵的月亮
妈妈寄语:愿我的海扶小明星永远幸福快乐,健康成长!感恩海扶给予月亮第二次生命,并让我做了幸福的妈妈!

一张张图片,吴燕看的心花怒发,她好喜欢哦。李娟娟说,这些孩子之所以都叫海扶宝宝,是因为孩子的妈妈们都曾经被医院宣布不能生育,甚至要她们切除子宫,她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发现了99子宫网站,找到了海扶,做了海扶,圆了她们的做妈妈的梦。她们感谢海扶,特地拍下自己孩子的照片,发给了网站,她们想让更多的女性分享她们的幸福。吴燕在群上知道爱上兵的月亮,这个妈妈是河北的,前几天她还上群来发她的宝贝儿子外出旅游的照片,儿子已经3岁了,在张家口的一个湖边,儿子穿上红色的救生衣,坐在汽艇上,好帅气哦。这也是我的梦想啊。吴燕想。

“我们去看看海扶治疗的手术吧。”李娟娟说。“怎么手术也可以观摩么?”吴燕不解,疑惑的问李娟娟。“可以的,因为海扶手术没有伤口,不需要绝对无菌的环境,很多家属都是允许进手术室看病人治疗的。”李娟娟回答。




她们来到海扶治疗室外,换了探视服,李娟娟推开门,吴燕一进去就听见有一阵音乐飘过来,是“梁祝”,在耳边回荡,“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怎么?我们是进错房间吗?还是我耳朵里出现异响?吴燕正纳闷,想问李娟娟,她看见有一个女的趴在一台高大设备的一个台子上,她的身上盖着被子,旁边站着一个护士。那个台子像一张床,这就是海扶刀吗?他们是在做手术吗?

患者的治疗床边上,还站着另外一个人,是个中年男人,应该是她的老公吧。那个男子正握着女人的手,轻轻的在说着什么,那一定是她的老公了!吴燕禁不住有些感动,也有一些嫉妒,天下还有这么温柔的老公,我们闽南的男人都是一些大男子主义。

患者旁边的护士,也在询问患者:“疼么?疼了您就说。”吴燕听到患者在回答,“不疼,就是肚子有一点烫。”手术中患者还可以说话么?吴燕感觉到惊讶。

一张帘子隔着的另一边,大约两三米外,是一张长长的操作台,有两个屏幕,一个年轻的男医生,正聚精会神的在操作鼠标。吴燕看见,荧光屏上的亮点,在一闪一闪,她想,那应该是在发射超声波吧。医生没有回头,吴燕看见那是一张很年轻帅气的脸,表情刚毅而专注。


吴燕禁不住小声的对李娟娟说:“医生好年轻啊!”也许是听见声音,吴燕看见患者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那也是一张很年轻很漂亮的脸蛋儿,眼睛大大的,眼神很平静,没有痛苦的表情。这就是海扶吗?这就是手术吗?尽管吴燕已经在99子宫网上了解过很多了,但是面对真实的海扶治疗,吴燕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吴燕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她掏出手机,“我可以拍照么?”吴燕问李娟娟,李娟娟看了病人家属一眼,那个男子笑了笑,说:“拍吧,李主任,记得把照片也发给我妻子哦。”

李娟娟告诉吴燕,海扶因为没有创口,不需要无菌环境,在全国很多地方做海扶,病人可以带手机作现场直播,手术室也是可以让病人家属进来的,这样可以稳定病人对手术的恐惧心理。李娟娟说,有的病人还专门提出来要拍照,要留下自己接受高科技医疗技术的场面,留下自己勇于吃螃蟹的场面,留下在手术时老公对她的关爱,她要永远铭记老公的爱,也要永远铭记这神奇的手术。

也许是刚才看见的那一切太神奇了,吴燕只顾了自己的眼睛,而耳朵完全被屏蔽了,现在她才发现,手术室里音乐一直在回响,此时她又听见了梁祝的优美的乐曲声,“
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


她想到了方涛,此时,她是多么想她的老公站在她的身边啊。

吴燕是工程师,她知道,科技的魅力就是神奇,就是让你想不到,她想到了那
一首叫《中国功夫——海扶刀》的诗:卧似一张床,站是一门炮,肿瘤治疗有新招,手术不用刀。没有血肉飞,医生操鼠标,荧屏轻点顷刻间,瘤儿已烟消。,,,,,,

是啊,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无影灯下的鲜血淋淋,没有生死线上的麻醉,她相信这样的神奇也一定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科技的成果也一定会惠顾到自己。

李娟娟又带她去看了其他的科室,还看了外面的环境,鱼池里的鱼儿在游动,高高的芦苇,嫩绿的马蹄莲,成片的紫罗兰,成排的樱桃树,还有李子林,枇杷林,银杏林,桃树,柚子树,大大的柚子还沉甸甸的挂在枝头上呢。

在食堂后面,她们登上了一个小山,山上的亭子造型别致,“牛津亭”,吴燕仰视着这个亭子,美中不足的是三个字的书法不敢恭维。“怎么这字写的这么别扭,像小学生写的字。”吴燕是容不得瑕疵,忍不住马上就批评了一句。李娟娟告诉她,这个字是牛津大学的董事长题写的,十多年前中国的海扶进入英国牛津大学丘吉尔医院,造福了很多英国病人,牛津大学特意捐献的这个亭子。哦,外国人能够写成这样,也还不错,吴燕不禁又为刚才的话有些后悔了,自己总是这样,喜欢批评人,什么时候能够改掉这个急性子啊。


吴燕一边听李主任介绍,一边用手机到处拍照,她拍了很多,喜滋滋的说,她老公要她把医院看见的拍下来。李娟娟有点莫名其妙了,吴燕的老公不是刚才还在医院门口的那个人么?他不让吴燕进来,自己也不进来,还要看照片干什么?

中午,吴燕在医院食堂就餐,七元的套餐,两荤两素一个汤,让吴燕惊诧不已。这时,电话响了,吴燕对李娟娟说,是老公方涛从福建打来的,方涛说:“照片看了,我给你汇了三万块钱,你查收。”

小两口是AA制,吴燕这几年因为子宫肌瘤没能好好上班,收入顿减,看病也花了不少钱,方涛应该知道,但这次到重庆的钱吴燕还是准备了的。吴燕笑了笑,心里想,老公到底是生意人啊,不做亏本的买卖。


李娟娟在想,那刚才医院门口遇见的那个男人又是吴燕的什么人呢?

正是:吴燕海扶医院看海扶,老公不见照片不给钱。


下一节:做海扶最难说服的是亲朋好友,难怪张超劝阻得苦口婆心。





Archiver|小黑屋|99子宫网 ( 渝ICP备09006776号  

GMT+8, 2017-10-23 07: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